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23

石力书法篆刻艺术网络展



                                             石力简介

      石力,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于青海大柴旦镇,毕业于汉语言文学专业。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青海省文联委员,青海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书协副主席,青海省篆刻篆书委员会主任,中国石油四方印社副社长,现供职于青海油田。

      曾获得全国第二届正书大展优秀奖、全国第二届“书法艺术节百家精品”作品展“书法十杰”、首届兰亭奖书法展(郑州)获奖提名、“走进青海”全国书法大展铜奖、青海省政府第四、五、六届优秀文化艺术作品创作奖等。曾入展全国楹联展、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兰亭奖”作品展、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等。此外,作品先后在多家专业刊物选登,并被名胜古迹刻碑上石,数十幅作品收藏于国内博物馆。



获 奖:
获全国第二届正书大展优秀奖(最高奖);
获全国第二届“书法艺术节,百家精品”作品展被评为“书法十杰”;
获首届兰亭奖书法展(郑州)获奖提名;
获“走进青海”全国书法大展铜奖;
获青海省政府第四届优秀文化艺术作品创作奖;
获青海省政府第五届优秀文化艺术作品创作奖;
获青海省政府第六届优秀文化艺术作品创作奖;
获全国石油系统“德艺双馨”标兵称号;
获中国石油第三届文化大赛金奖。

入展:

一九九六年十月    作品参加全国第二届楹联展;
一九九八年二月    作品参加全国第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
一九九九年六月    作品参加全国首届扇面展;
一九九九年十月   作品参加全国第三届楹联展;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作品参加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
二○○一年六月   作品参加全国第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
二○○一年九月   参加全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
二○○二年七月   作品入展全国第四届楹联展;
二○○二年八月   作品入展全国首届“兰亭奖”作品展;
二○○三年八月   作品参加全国书画小品展;
二○○三年十二月   作品入选全国第二届流行书风•印风大展;
二○○四年三月   作品参加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作品展;
二○○四年十月   作品参加全国第五届楹联展;
二○○五年七月   作品入展全国第四届正书展;
二○○六年五月   作品参加中日第十七届书法家自作诗书法展;
二○○六年九月   作品入展全国首届行书展;
二○○七年十二月   作品参加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
二○○八年五月      作品参加全国千人千作展;
二○一一年八月    作品参加纪念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三十周年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展

此外,数十幅作品先后在《书法》、《书法导报》、《书法艺术》、《书法赏评》、《中国书画报》等专业刊物选登,并有作品被名胜古迹刻碑上石,数十幅作品收藏于国内博物馆。其艺术成果在《中国书法》、《书法导报》、《书画艺术》、《青少年书法报》等报刊专题介绍。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24


目 录
1、评论文章
2、书法作品   楷书
                      行草
                      篆书
                      篆刻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24



石力书法我见

齐玉新
2005年的秋天,随石油书法家协会到甘肃、青海一代交流采风的时候,去过青海石油的一个营地。那里的办公室和宿舍前都有一个小花池,里面种的是小麦,据工人们说他们都是用很远地方运来的饮用水细心呵护,目的是为了看到一点生命的绿色。那个地方是万里盐滩,没有植物和生命,绿色是他们的希望。那里就是石力兄曾经工作的地方。

我们是从敦煌乘车去的那个靠近格尔木的附近,一天在戈壁滩上穿行,几乎很难遇到一辆车,路的两边以及周遭看不到绿色的植物,好像连鸟都没有----因为没有植物。然而,就是在那样一个地方,居然有一个书法家,而且居然还是一个实力派高手----青海书协副主席石力,曾经获过全国第二届正书大展优秀奖、全国第二届“书法艺术节百家精品”作品展“书法十杰”、首届兰亭奖书法展(郑州)获奖提名等等。。。如果,你到了一个生命罕至的地方,面对空旷的天地感觉茫然的时候,你说什么不会想到会有书法在这里默默地扎根、开放。

那次,其实对我很震撼,因为那个几乎没有生命的区域,因为那里认识了石力兄。

人生,一旦你到过一个很奇异的地方遇到过某个人,你会一辈子都记忆深刻。在青海乃至敦煌那个地方,每当想起这里,我总是会想到石力。

这些年,我一直想为石力兄的书法写点什么,其实也不光是针对书法,也源于对他那个神奇的地方。可我总是不知怎么下笔,唯恐只言片语破坏了我心中那种朦胧且完整的感觉。

其实,我没有想到的是,石力兄的书法居然写的那么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的书法水平完全没有因为地域的偏远和差异,而落后于内地乃至书法发达地区。他主要以小楷、篆书和行草书为主。我以为,仅以小楷而言,那种温润儒雅的味道,就足以体现了其人的风度。石力兄在石油系统满身充溢着文人的气质,尤其是他那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以及优雅的声调,是让你过目不忘的。

小楷,我一直认为,作为一种很有书写感的书体,一旦写的刻板和中规中矩,便失去了自然书写的率意,而书写着的精神气度也似乎正是因了自然才能真实的流露。当创作这个理念被引入到书法书写中来以后,我们这个时代的书写者们往往都是一提笔就着了“相”,刻意表现、刻意做作的东西便充斥了满纸,这或许就是当代人的作品总是缺少古人作品中那种悠游、天籁的情趣。我还是执着的认为,书法这个玩意,一定是“技近乎道”的,没有娴熟化境的技术,是永远不可能进入到道的境界,没有技便无法承载道。那么,面对石力兄的小楷,我看到的是满纸的斯文,他已经完全脱离了技法的束缚。每一个笔画都丰满滋润,笔毫或轻或重的随着书写时心境的起伏而铺开,这种线条从笔尖到纸上凝固的过程,无疑就是创造和流露心性中美的过程。书法的确很奇怪,书写者可以通过毛笔把精神的东西物化到宣纸上,用“形”来反映精神。这也是为什么古代经典的书法作品经过几千年的时间、经过无数次复印,依然精神在、气场在,精神可以物化、精神也可以复印。石力兄的小楷,非常重视书写感,他在书写时一定完全沉浸在精神的物化过程中,所以他可以不计行距、不计大小、不计奇侧,完全一任精神自由的流淌。所以,他的小楷是真实的、是活泼的、是没有“相”的书写。这种书写是完全自我的,我觉得石力兄在书写时,一定没有考虑别人怎么看的问题,因此他的小楷情趣性很足。我经常会因为看那种“功力型”的小楷而很累,这种审美感觉是源自书写者那种一板一眼的对笔画精准的一丝不苟,而我则替他们捏着一把汗----累!看石力兄的小楷,我的心会随着他的笔尖轻快的漫步,这就是好的作品带给欣赏着的愉悦!

虽然,科技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捷、地域的差异越来越小。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域的审美、文化特点依然会被环境和生活习惯所浸泡。这一点,从石力兄的篆书便会感觉得到。他的篆书不知道是不逐时风还是无意中慢慢形成的风格。他的篆书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图案性,带有很强的装饰意味。这种味道,颇有甘肃或者敦煌艺术的情趣,面对他的时候我总会想到那些木简和壁画。艺术的继承其实就是从传统中慢慢的提炼出某些不明显的元素,然后强化为属于和适合自己的个性。同一种东西每个人提炼出来的元素都不一样,久在敦煌和青海工作生活的他,可能在这方面就有了地域的优势和感受,所以他的篆书中那种饶有趣味的装饰性图案化的元素,就是他自己的个性风格。其实,篆书的本意何尝不是图案呢!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作为主打的书体,小楷、篆书是石力兄的拿手本领。行草书,尽管他也写的婉转畅快,也具有自己的审美趋向,但技法似乎偏于简单,因此存在着“尖、薄”的感觉。我想,对于行草书,或许这并不是他的主要方向,或许假以时日,石力兄投入精力的话,凭他的小楷、篆书上的高度,很快也会进入一个新的境界。术业有专攻,一个书法家能够精于一体已经极不容易,纵观当代名家也鲜有五体具精的人物,所以我也没有理由对石力兄那么苛刻。

子夜,我忽然出现这样一个念头----在甘肃敦煌那样一个物质、经济、文化、信息、人文环境都和内地差异很大的地方,石力兄搞书法是幸福的呢还是痛苦的呢?

2013年8月13日凌晨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24


石力书法艺术浅评
——兼谈当代获奖书法家创作“卡壳”状态
张俊东

       前几日,著名青海籍中青年书家石力先生寄过来他最近创作的一批作品,大到八平尺条幅和八尺篆书对联,小到不到一平尺的小楷,整体篆书较多,而且都是原作。看到这批东西,我有两个直觉反应。第一个直觉反应是石力先生的书法艺术(包括篆刻)的线条更加沉静了,少了以前更多习惯性技法、笔法的束缚,在松弛的一点一画的线条中有了更多韵味和书卷气。一个还很年轻的书家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从表现技法到自然流露韵味和书卷气的转换,这是很难得的。第二个直觉反应是通过石力的这组作品,使我一直思考的“在当代国展、中青展获过奖的书家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这一问题似乎找到了答案。因为石力曾经获过正书展的最高奖,获过天津书法艺术节“十佳百优”的“十佳奖”,他的篆书风格在当时又卓然独立,对他的书法艺术进行客观的分析和批评是具有一定代表性和现实意义的。毫不隐讳的讲,很多曾经在国展、中青展中获过奖的书家已经渐渐的被人们所淡忘了,还有的人直接指出,某某获奖书家当时写得还可以,现在越写越苍白,已经基本没法看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时写得很好,而几年过去之后,他们的作品却没法看了呢?石开先生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有一句玩笑话很深刻,他说当代中青年能够捏住脚尖站稳、不下滑就赢了。这句话一个很深的背景是中国书法艺术入门容易,而达到很高的境界却太难了。为什么难?因为从整个书法史看,书法艺术所达到的境界可以大体上分成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写技法,经过刻苦训练在技法上高度纯熟,这个时候基本没有自己;第二层次是写风格,通过转易多师和自己独特的艺术审美,形成自己相对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一阶段在风格上他、我共在;第三阶段是写境界,通过人生境界的提高使人生境界所达到的高度在书法艺术中自然而然的流淌出来,也就是“人品即书品",人的格调和境界与书法艺术的格调和境界高度统一,这一阶段只有自己。从很多获奖书家当时的作品和达到的层次看,最高层次也就处于第二层次以下,绝大多数处于第一层次。也就是说这些获奖书家获奖的时候大多还处于写技法的阶段。技法本身是有美感的,但这种美感还处于比较机械、单一的层面,这种绝大部分靠手上的动作就可以实现的技法,每个人经过刻苦训练都可以达到。所以古人论书时讲:“书法以神采为上,形质次之。”神采是指一件作品,一个局部,一个点画,一根线条中内蕴、气息等内在的东西,形质则是指一个点画、一根线条外在的形式。笔法、技法可以解决线条外在形质的问题,但解决不了神采的问题。那么神采的问题怎么解决呢?石涛言:“夫画者,从于心者也。”石涛说得很明白,他说点画的内蕴不是手上的动作所能决定的,是由人的心,也就是书写点画时的感受、感悟、情绪、思想等等因素决定的。进一步引申,也就是说神采问题只能通过书者的综合艺术修养和人生境界所达到的高度来解决。
   
      而反观我们的一些获奖书家,由于对书法艺术最高境界达到的途径没有清晰认识,不读书做学问,不静心养气,不把提高人生境界作为最后的旨归,一直陶醉在一种低层次技法的重复操作中,因而自己把自己套在一个套子里,越写越苍白也就成为必然。而石力先生不是这样,他对如何才能达到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有着清醒的认识,他经常讲书法艺术的感觉不是强求来的,需要自然而然。他最早从篆书入手,以篆书成名,而现在他已经把领域扩大到篆刻、小楷、行草书,最近又在孜孜以求研究黄宾虹的山水。特别是他的小楷,因为之前从未见过,那种清雅、通透和淡淡的心绪让我着实吃了一惊。一看他的小楷就知道他的心境,知道他做学问的心态,因为他写的这一路不是展览中入展、获奖吃香的那一路,他是写给自己的,写给自己做学问的那种感觉。这种心态、这种对艺术的理解在他篆书和篆刻中的线条里都有很好的体现,和前些年相比,他篆书中很现代、很流行的“揉”“拧”“扯”的用笔动作几乎都没有了,就连浓墨、淡墨和干、枯墨色的对比也很少使用,他把过分炫耀的东西、具有视觉冲击力的东西都尽量弱化了,这就使得他的篆书线条更加干净而透彻,还篆书以本来面目,这得益于他的心态和对于艺术本体的深刻认识。当代书坛很多人也在研究艺术,但他们都是在研究章法、墨法、字法如何更现代、更具有视觉冲击力,如何更像现代艺术,可以说这一类的研究和创作实践是向外的一种探求,而石力的探求则集中在书法艺术最基本元素—线条的内韵上,是指向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他认为对自由的渴望诞生了艺术,但真正的自由不是技法、表现方式、行为上的无拘无束,想怎样就怎样;而是内心世界的无欲无求,了无挂碍,达到一种澄明的境界,那才是一种真正的自由、大自由。
   
      钱宾四讲:“古代人受外面刺激少,现代人受外面刺激多,一支烛点在静庭,一支烛点在风里,光辉照耀,自然不同。”面对以“人书俱老”“无心而自达”的老境作为审美追求的中国书法,给一个刚刚四十几岁的书家做出多好、多坏的评价都是不重要的,关键是当我们面对艺术、文化、人生困惑的时候,我们不是更多的求助于外,而是反省自己的内心,心中的那支精神之烛是否在不断被拨亮,是否在不断自觉向上实践自己所认识到的真理。我想,这才是我们追求书法艺术的真正不畏之途。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26


月照流沙别一天
——石力书法小记
孟会祥
       敦,大也;煌,盛也。敦煌,仅仅这个地名,就让人魂绕梦牵,浮想连翩。莫高窟、月牙泉、秋风、戈壁、驼铃,飞天一样反弹琵琶的姑娘,道士塔令人扼腕浩叹的传奇,亦真亦幻,亦古亦今,让人想到这个地方,就惆怅、思慕、憧憬、沉醉,遥想八荒,不能自己。

      数年前,我随中国石油书协一班书法家采风西北,深夜飞抵,宿于旅馆,如舟行水中,心旌摇荡。次日早餐时忽见齐玉新、骆建宏,他乡遇故知,暖意漫过胸膛。然后就迫不及待,上鸣沙山,看月牙泉,流连街市,初见夜光杯、肉苁蓉;再与大队人马会合,游莫高窟,随着导游手电的微光,感受千年壁画的神秘与绚烂……而东道之主,就是石力。

      是夜,石力邀蔡树农、齐玉新等一干人马,到他的办公室饮茶清淡。蔡树农清兴忽来,为石力当面奏刀治印。然而,正所谓若无梁肉美酒,如此良夜何?遂相与呼啸至酒家。摇晃的灯影,夸张的羊肉串,激情四溢的啤酒,深色的砖茶,各种风味的普通话交织杂糅,醉意朦胧——这班书法人,天真任诞,以敦煌七里镇的夜色为宣纸,恣意挥洒。石力也脱然不再是庄重的行政干部,本色文人,陶然其中。由此,我知道了书法家石力,他入展过数不清的“国展”,是青海省书协副主席、中国石油书协副主席。石力获得过郑州“兰亭奖”提名奖、第二届正书展优秀奖、第二届天津“百家精品展书法十杰”奖、“直进青海”书法展三等奖……以后每每在各种展事的名单或作品集上看到“石力”二字,不禁就会想到:我与石力还有一面之缘呢。
石力虽身居敦煌,然而其书法却没有多少“地域特色”。他关注着书坛,既坚守自我,又不远离时代的潮流。

      石力长于篆书、行草、楷书。

      石力作篆书,取大篆。远之,得之于《散氏盘》、《毛公鼎》等;近之,得之于黄宾虹。篆书出于模铸艺性,极尽人工之巧,而终乏自然趣味。元明人作小篆,甚至烧秃笔尖,强取均匀婉通,今人或作中山王器篆书,也是极尽装饰意味。在这样的作品面前,你只能赞叹其用心用工,却难于产生心灵深处的共鸣。极于工巧,则必伤情性。篆书在秦代之后,每下愈况,几于消亡。邓石如出,以隶法作篆,才使得三尺竖僮,仅能操笔,便能做篆,其根本原因,是变描画的篆书为书写的篆书。书写,才能够达其性情,形其享乐,书法才能成其为艺术。若悖于这个终极的旨趣,必然行之不远。近年以来,人们颇倾心黄宾虹大篆,原因也即在此。而《散氏盘》这样大篆中的草书,正因为未加过分的修饰,才保留了笔歌墨舞的气象,因而富于感染力。石力的取法对象,证明了石力的眼光和趣味。也许他目前尚不及《散氏盘》的恣肆沉酣、《毛公鼎》的清隽多致,也不及黄宾虹的蕴藉淳正,然而清丽鲜活,出以已法。像《正气歌》这样的作品,浩浩荡荡,云蒸霞蔚,墨清笔健,正可允为合作。其富于贴意的大篆,还大有可为。

      其行草则是帖法,应是广取百家的结果。串联起来,“二王”、张旭、颜真卿、王铎的迹象比较明显。学贴者大致都走这样的路子,只是各自会心不同而已。他行草书的长处,在于清秀洒脱。清秀,不纵涂横抹,装腔作势,而笔路清晰简洁;洒脱,是态度娴雅,不激不厉,舒缓流畅。他的行草书不作发扬蹈厉之态,而文质彬彬,甚至有点文胜于质,谦谦然透露出唯美的诉求。比如临《争座位》,虽然形神具在,而蠲弃了纵横争折的激烈奔放,宛然躁释矜平,禅意扑朔。我想,这是石力自觉的追求,是其理想的审美境界所在。当然,任何一种艺术境界,都是理想境界,都是愈追愈遥的地平线。孙过庭说的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能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这个反复过程,不仅是一生探索过程的大规律,也是短期修习的小规律。石力追求娴雅空灵,也未必不反复需要准确到位的陶冶,一张一弛,形成一个周期,多重的周期累积,自然形成螺旋式的上升。

      若不擅小楷,则不足言书家。石力的小楷,远绍钟繇,亦兼王宠、黄道周的意味,一派清空,而内含阿娜,望之使人清凉,读之颇耐咀嚼。他的气定神闲,于此可见一斑。只有气定神闲,才能耐得书山墨海的长路漫漫,以致于险远。石力不是“专业”书法家,乃是官耳。他在本职工作上担荷繁重,公余之暇,能伏案作如此小楷,恬然自守,况味优雅,饶有古风。因此他的书法却绝无官气,而纯乎是专业气、书卷气。

       石力先生兼擅铁笔,尤长于古玺,这与他擅篆书而长于大篆是一致的。数年前,曾有过篆刻家是否需要作篆书的讨论,现在这一讨论平息了。篆刻小道,而为之非易。从历史事实来看,篆刻家的文化品格,甚至是高于书法家的。因为,篆刻家不仅须要操管染翰,熟悉书事,还要兼通文字。印史标名的篆刻家,居多精于小学,这是事实。即使纯艺术家身份的吴昌硕,还通过与文字学者以篆书通信的方式,砥砺其学问。齐白石不甚究篆法,每贻人讥。今人视篆刻为美术,首先剥离了文字学素养,其次又要剥离写篆的基础,然则篆刻将真成红色的图案而已乎?石力以写篆演而为篆刻,便坚守了印从书出的立场,是可贵的。他的篆刻是写意的,睹其印面,可以想见篆稿时的经营,以及经营后的悠然。他不作不衫不履的疯癫、也不作千刀万剐的装饰,而保持了字的天然本色,使美术化、图案化的因素服从于书法规范,也便保持了篆刻为文人之事而非美工之事。一个“文”字,岂可一言道尽?

      气定神闲,不可动摇,月照流沙,星光灿烂——我在中原为石力先生浮一大白!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27


石力书法的文化追求王岳川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北大书法所所长)

      与石力先生相识与敦煌。那一年我带北大的博士生们到敦煌实习,从美学角度看莫高窟的雕像和历史。期间认识了书法家石力先生,相谈甚欢。在书法若干观念上我们有诸多共识,倍感欣慰。

      石力写篆书喜欢大篆,细观其书,颇得《散氏盘》、《毛公鼎》之神韵,混茫大气,未加雕饰,颇具笔墨意象感人至深。有的作品还有着《石鼓文》的神采,字体宽舒古朴,具有流畅宏伟的美。

       一般地说,大篆由甲骨文演化而来,明显留有古代象形文字的痕迹。张怀瓘《六体书论》云:“大篆者,史籀造也。广乎古文,法于鸟迹,若鸾凤奋翼,虬龙掉尾,或柯叶敷畅,劲直如矢,宛曲若弓,铦利精微,同乎神化。史籀是其祖,李斯、蔡邕为其嗣。”早期篆书的象形性比较明显,蔡邕《篆势》云:“字画之始,因于鸟迹,仓颉循圣作则,制斯文体有六篆,妙巧入神。或龟文针裂,栉比龙鳞,纾体放尾,长翅短身。颓若黍稷之垂颖,蕴若虫蛇之棼缊。扬波振撇,鹰跱鸟震,延颈胁翼,势欲纵云。” 篆书的代表作有:传李斯所书的《泰山刻石》、《秦诏版》、《琅琊台刻石》、《峄山刻石》等。到汉代,日用之书渐被隶书所代替,篆书只用于印章,少数场合虽然也写篆书,但趋向于艺术装饰,而且手法粗糙,少见能手。两晋南北朝时期,楷、行大倡天下,作篆书者更少。直到中唐,书家李阳冰、瞿令问出,篆体书脉方得以继。宋代书家郭忠恕、吾丘衍,元代赵孟頫等都写过篆书,但并未形成大气候,真正使篆书复盛于斯的还是有清一代的书家。如王澍、钱坫、陈鸿寿、赵之谦、吴昌硕、陈介祺、吴大澂、杨沂孙、黄士陵等,都为篆书高手。

      正是把握了大篆的审美特征,石力书写大篆之时,很注意结体和用笔,力求用毛笔的和润墨的风范表达自己对几千年前古人创作篆书的神秘意味。所以,他的篆书线条婉通圆转,字形秀美挺拔,章法讲究参次变化,能静中求动,笔画字形包含了一种内在的张势和骨力,讲究婉转圆通,但也必须表现出流转通脱中的力势,而不能流于外形上的描拟,尽露石鼓篆书的雄奇震荡之美。

       石力的小楷下力很深,与他的篆书的拙趣不同,颇具一种空灵宽博的韵味,细观其多幅小楷,从钟繇、王羲之小楷中吸收了魏晋之气息,在笔画的伸缩构架中吗,趣味怏然,用笔结体又采用了王宠、黄道周的某些笔意,有意识地追求清空除尘,明月入怀的景象。我认为,在他的书法中,小楷已经达到相当成熟的境界。

       石力的的行草遵守帖学精神,不难看到他从二王书法神妙超迈中获得微妙之风神,从张旭狂草中获得大气磅礴的气质,从王铎的连绵草中获得空间构架的能力。观其草书,能够将篆书笔法浸透到行草之中,在清丽潇洒中有一份坚毅,在行草曼妙中注入了一种浑厚。

      我想说的是,当今中国的文化人必须要有艺术感觉,才能不萎缩他的创新性,生命灵魂才有灵性。反之,书法家需要吸取学术思想文化的底蕴,才能使自己的作品具有勃勃生气,才能使手下的笔墨线条、起承转合中有大气盘旋的文化的魅力。文化人需要更多的审美感觉和艺术感觉,而艺术家需要更多的本土文化底蕴和国际文化大视野。石力在书写过程中我感觉到他追求文化大境界的努力,也感到他能将西北大漠的猎猎狂风的劲健纳入到他的书法文化感觉体系,从而使其笔底风云具有了雄强的气质。

      石力以一支毛笔在洁白宣纸上书写,在黑白二色的徒手线书写中,感受妙造生命之魅力,体悟书法作为人生渐进提升的目的。可以说,石力通过书法深入到中国文化精神的空间,并把握住了书法文化的脉络。

      愿石力更上层楼,将书法作为国人重要的文化财富,从而为书法文化精神重建留下诗意之空间。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28



楷书作品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30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30

齐玉新 发表于 2013-7-30 14:31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石力书法篆刻艺术网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