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微信一键登录
(可绑定账号或另外注册)

搜索
查看: 1868|回复: 5

祝嘉對高等書學教育的構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7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宝斋主 于 2013-4-27 23:02 编辑

      此文轉載于《書法報》2013年4月3日第13期,楊金國先生撰。
      祝老當年對書法教育所見,即屬高瞻遠矚,至今意義不減。
      但轉載此文的目的,在其倡導“則金石學首為重要之科目”且為“不可不研究之學科”的觀點。誠哉斯言!!!
      此為中國書、畫、篆刻欲取得一定成就者不可不遵循之不二法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28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10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宝斋主 于 2013-5-10 11:20 编辑

                                                                      祝嘉對高等書學教育的構想
                                                 作者:楊金國
      20世紀初的中國教育領域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廢科舉、興學堂事件。自此,綿延數千年的舊有教育體制被新式學堂教育形態所取代。1906年,時任兩江優級師範學堂監督(校長)的李瑞清宣導正式設立“圖畫手工科”,並親執書法課教鞭。雖然該學堂課程設置和教學模式基本借鑒日本的學科分工,學科體系的建構僅處於濫觴期,但它的確拉開了20世紀中國高等書法教育的現代化帷幕。其後的40年中,中國高等書法教育的發展態勢異常迅猛,即使八年抗戰、內戰等艱難時期也仍未阻擋其前進的步伐。期間創辦的與書法教育有關的師範學堂、藝術院校,就筆者掌握的資料統計達20多所,為高等書法教育由舊式私塾教育體制向真正意義的書法教育本科體制的轉變作了較好的過渡。儘管20世紀前40年,高等書法教育取得了長足的發展,構成了書法教育的主流形態,但對於高等書法教育諸問題從學科構建角度作深入探究者鮮有其人。海南文昌祝嘉先生早在20世紀40年代便率先站在學科高度對此作了深入思考與構設,值得我們今天認真回顧。
       一、祝嘉對書法史學著述的貢獻
      中國歷來具有深厚強大的史學研究傳統。史官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顯著特徵。傳統史學研究重考證,闡釋評論較少,行文偏於理性,講究“並世不論”和“春秋筆法”。經世致用是傳統史學的典型特徵。20世紀西學東漸之風全面興盛,受“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推動,中國的傳統文化面臨著現代化轉型,史學也不例外。以梁啟超為代表的史學家率先進行傳統史學的現代化變革,從而促進了傳統史學較早地完成了現代化轉型,於20世紀上半葉即建構起了現代新史學框架,樹立了新的史學觀:
     (一)史學研究立足於多元化歷史形態。
     (二)正視史料的作用與價值,強調在還原歷史真實的前提下進行主體性釋史活動。
     (三)在新的歷史基點上建構全新科學的研究框架與方法論體系。書法史學作為傳統史學的一個組成部分,在傳統史學現代化變革轉型的帶動下,經過祝嘉、胡小石、沙孟海等先生的不懈努力,初步構建起了現代性的書法史學研究框架與方法論體系。
      早在1941年夏,祝嘉因查閱《書學史》,遍檢目錄僅見日譯本《中國書道史》,且錯訛甚多,而發憤寫《書學史》,歷時半年有餘即脫稿。《書學史》分14章,洋洋灑灑25萬字,體系之宏大完善,史學架構之嚴謹周密,述說品評之精當卓允,徵引資料之繁准寵備,體現了現代學科分工的精細化。是書並非堆砌材料,排列作品,而是借鑒西方現代述史體例,充分重視利用史料本身的作用,運用比較學方法,依史實附以主體性史識,從而成為書法史上第一部完備的通史。同時給當代書法史的撰寫發一開端,即使今天的書法史教材的編寫仍然相沿其模式。
    二、祝嘉對書學之高等教育諸問題的闡釋
      作為具有現代意義的20世紀高等書法教育面臨著兩大問題:課程設置的科學性與學科建設的緊迫性。課程設置關聯到培養目標的確立、培養層次的形成以及教學模式與方法的實現等,而學科建設則使高等書法教育具有學科認同,納入到正規的學科研究體系上來。
    (一)對課程設置的構設
     1943年4月2日,以沈尹默、沈子善、潘伯鷹為主要負責人的中國書學研究分在重慶中央圖書館正式成立。主要成員有于右任、商承祚、余井塘、潘公展、張宗祥、朱錦江等。研究方向旨在書法教育,創辦學術刊物《書學》,出版5期後停辦。應主編沈子善之邀,祝嘉於《書學》第2期上發表《書學之高等教育問題》一文,以其深邃的洞察力與敏銳的思考力率先對課程設置與學科建設等書學之高等教育問題進行關注、設計,作宏觀上的理論思考。對於課程設置,祝嘉的構設是:
    “普通之言書學者,知執筆、運筆、臨書之簡單方法足矣!若欲作高深之研究,則於書學執筆、運筆、臨碑之理論,不可不作徹底之研究。對於歷代流傳之法書,亦須作一有系統之探討,則金石學首為重要之科目。而此一門,又可分為甲骨文學、鐘鼎文學、碑學、帖學、題跋學等科目。因研究金石學,則古今地名之更改,朝代之遞變,即帝王之年號,亦要略知一二,而歷史地理,又屬重要之科目矣。研究金石文字,由古文而大篆、而小篆、而隸、而楷、而行草之變遷,則說文學又不可不研究矣。甲骨鐘鼎文字,與五經文字相近,非通經則又無以通三代文字矣。”
      當代的書法教育經過20世紀80年代“書法熱”的推動,“正在走向一個立體、交叉、互補的多元格局”,高等書法教育完成了“專科、本科、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博士後及外國留學生等系統的教育層次和結構的建設”。當代高等書法教育形態據其辦學性質與課程設置,大致分為偏重文化特性與偏重藝術特性兩大類。前者包括綜合大學及師範類高校書法專業,後者則主要指藝術院校書法專業。偏重文化特性的課程設置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依託,將書法藝術置於傳統文化大背景中進行研究,強調書法的文化特性,注重培養學生的知識結構與文化素養。偏重藝術特性的課程設置重在對書法藝術本體特徵的考察,對傳統技法的掌握與運用,培養學生的藝術獨創意識。當然兩種不同特性的書法教育形態的課程設置是交叉互補的,並非輕此薄彼。
      當下的書法展覽五花八門,對書壇的導向是直接又主要的,當“展覽體”大行其道並日益左右書法藝術的去向的時候,人們不禁要問:書法藝術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古人的書法在古人的心裏,今人的書法究竟在哪里?是在古人的碑帖裏,還是在我們的心裏?以此再反觀今天的書法教育,偏重書法的文化特性形態的教育演成“為研究而研究”的空頭理論教學,儘管傳統文化課程設置既全且廣,然可操作性與具體實施效果卻不盡如人意。偏重書法的藝術特性形態的教育將書法藝術“美術化”、“視覺化”,變為技術訓練的“雜技團”,離書法藝術筆尖以外的“意思”越走越遠,反倒曲意迎合了聞一多先生所說的“畫拉攏字”的觀點。說到底,當下高等書法教育課程設置的內在邏輯性不清晰,可操作性弱,隨機性強,缺乏嚴格明確的考核機制,加之教學目的不夠明確,師資的多元化等問題,出現了諸多弊端與不足。我們回過頭來再看祝嘉先生于20世紀40年代對高等書法教育的課程設置,由書學(執筆、運筆、臨碑理論)而金石學(下分甲骨文學、鐘鼎文學、碑學、帖學、題跋學等),而歷史地理學;又由研究金石文字而說文學(即文字學),而經學。課程設置的邏輯性由內向外,置於廣闊的大文化背景下。另設篆刻、摹拓、裝潢、國畫、制筆、制墨、制印泥等,與姊妹藝術課程緊密相連,以實現立體教學為目的。
     “則于書學(作為學科之“書學”——筆者注)欲作高深之研究者,有書學(作為課程之“書學”——筆者注),金石學——甲骨文學、鐘鼎文學、碑學、帖學、題跋學等,史地學,說文學,經學等,皆為不可不研究之學科。且可旁及篆刻、摹拓、裝潢、國畫、制筆、制墨、制泥等之技術研究”。
      早在70年前祝嘉先生就已經明確而科學地制定出高等書法教育的課程內容,著實引起了當時書學界的巨大反響,也給了當代書法教育課程設置以有益啟迪。這樣的課程設置既有文化特性,又兼顧到藝術特性;既照顧到專業技能,又兼顧到與書學相關的工藝技術,促進學生的動手操作能力;環環相扣而又切實可行。其目的旨在培養專業素質全面且具有真才實學的書學人才。這總比現今動輒就把大且寬泛的課程名稱冠冕堂皇地制定在教學計畫裏而難以操作來得更實惠受用些。
    (二)對學科建設的倡議
      長期以為,“書法”一直被設為二級學科“美術學”下的三級學科,即僅僅是“美術學”下的一個方向。直到2004年,浙江紹興文理學院被教育部批准設置“書法學”專業,“書法”才以“學”的身份正式進入國家專業目錄,取得了獨立的專業地位。
      近百年前,蔡元培在北京國立美術專門學校成立儀式上作了《在中國第一國立美術學校開學式之演說》的專題演講,提到:
     “惟繪畫發達以後,圖案仍與平行之發展。故茲校因經費不敷之故,而專設二科,所設者為繪畫與圖案甚合也。惟中國畫與書法為緣,故善畫者,常善書,而畫家尤注意于筆墨風韻之屬。西洋圖畫與雕刻為緣,故善畫者,抑或善刻,而字畫尤注意於體積光影之別,甚望茲校於經費擴張之時,增設書法專科,以助中國圖畫之發展。開設雕刻專科,以助西洋圖畫之發展也”。
      其中蔡元培提到“書法專科”的學科思想,對書法的學科建設無疑是有巨大促進作用的。
      但如果據此而將蔡元培定為20世紀高等藝術教育持別是書法教育學科構建宣導的第一人似乎不妥。因為嚴格地從學科體制建立角度講。“增設書法專科”在蔡元培構想中是一種手段,細讀文獻可知其目的是“以助中國圖畫之發展”。蔡元培是深深明瞭中國的“書畫同源”問題的,所以他提出的“書法專科”構想是要“以書促畫”。同樣,“開設雕刻專科”的目的也是“以助西洋圖畫之發展也”。而祝嘉則是完全出於宣導建設具有獨立品格的“書法學科”的第一人。
     “予十年來,即以為應設立書學專門學校,或於藝術學校大學校中,設書學一系,以培養一班高等書學人才,使可以便於書學普及大眾之進行”。
      祝嘉之所以“十年來”為書法的學科建設奔走呼籲,其起因頗令人警醒:
    “顧予以一不知名之人,不足以動司教育者之聽,而十年來雜誌報章,亦幾無發表此等言論之地位。每歎日人各小城市皆有書學研究會之設,書學刊物,多至百數十種。而吾人若不急起挽救,數十年後,講求書法於外國矣!故廿四年成《書學》一書,廿六年成《愚盦書話》一卷,卅年成《書學史》一部,不過欲藉此以引起吾邦人士之注意耳!”
     奈何先生人微言輕,又時值抗戰建國之際,這一構想“未足以動司教育者之聽”而未能付諸實現。
     建國後,祝嘉仍就書法的學科建設積極奔走呼籲,1950年11月3日直接上書郭沫若,8月郭回信:
    “祝嘉先生:十一月三日信奉悉。《讀書通訊》中大文亦拜見。足下提倡書法,並祖述包、康,我個人很能領悟。唯在目前恐尚非當務之急。不識字之人中國尚不知多少,何暇講求書法?將來在藝術學校中設此一科,或有必要耳。直率乞諒。專複。順頌教安。郭沫若頓首。”
      雖然這次倡議迫于建國之初嚴峻的國內形勢而擱淺,但祝嘉的學科倡建意義與價值是巨大的。建國後,祝嘉以書法普及為已任,一方面疏證析疑傳統書學理論,另一方面培養了許多書法人才,為書法教育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正是有了許多像祝嘉一樣的具有強烈的學科建設責任擔當的老一輩藝術家嘔心瀝血的付出,才促成了20世紀60年代初浙江美術學院“書法本科”建制的成功實現,從而推動了新中國高等書法教育的蓬勃發展。

                                                      摘自2013年4月3日《書法報》第13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2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2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8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家网站 ( 冀ICP备08005847号 冀公备13020302000662号 )

GMT+8, 2018-11-16 05:21 , Processed in 0.09485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