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微信一键登录
(可绑定账号或另外注册)

搜索
查看: 21339|回复: 205

【我们一起走】——苗轲嘉国画作品网络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0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云系列策展之【我们一起走】——苗轲嘉国画作品网络展

点击加盟流云系列策展重点推介书法家


封面_nEO_IMG.jpg


重点推介书法家流云联系方式:
手 机:13825879772(可加微信)  QQ:70614099(可加微信)
微信号:liuyunch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4-9-10 23:46 编辑









与国家画院_nEO_IMG.jpg



凤凰茗茶资料点击查看(书法家朋友注意了!):
【2014春茶·茗门盛宴·品茶论道】——上等凤凰茗茶交换书画作品
(添加CCTV-4大型日播旅游栏目《远方的家》:《沿海行》第78集 茶香古韵-潮州城介绍凤凰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笔下生趣说轲嘉
倪越

    轲嘉来扬州了,带来了大批画作,带来了人生过往的精采。近两年来我的好兄弟们,纷纷从全国各地来扬办展交流,轲嘉在我们兄弟中是一个温婉平和、内敛低调的人,但这并不影响他在艺术创作上的激情与强烈个性的形成。
    对于轲嘉,要说的很多,很难在一往篇简短的文字中尽言。轲嘉是一个有趣的人,虽有趣但不喜也不善在人前表现,而是把所有的趣味深埋在心中、流淌在血脉中、浸透到骨子里,历经岁月的淘洗并默默的发酵着。轲嘉常常一个人品独自咂着无穷的趣味,偷偷的快乐亦暗暗的忧愁。我与轲嘉曾数度彻夜长聊,听到了他不少幽掩的心曲。
    轲嘉虽生性木讷,不喜多言语,然而一提起笔,便如鱼入水中,悠游回旋,往来自在了,其笔下滔滔汩汩,绵绵不绝,亦似善言的人口若悬河一吐胸臆了。平日深掩的喜怒哀乐,便也化着他笔下各色人物。轲嘉的人物画,意笔简括,大胆取舍,没有了他平日做人做事的小心翼翼,人物造型的夸张变形,显现了他心中深藏的浪漫绮思与诙谐趣味。轲嘉自言近年画画渐渐找到了理论上的支撑,言语中充满了一种他人感受不到的欣喜与自足。的确,轲嘉的画,经过多年的摸索锤炼,再加上去年在国家画院的进修,得到了马波生、梁占岩等名家的点拨,渐渐的理出了自己的路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马波生教授对轲嘉的水墨人物写生评价尤高,并多次为其题画评品。梁占岩对轲嘉人物小品运线造型的放松自由赞赏有加,并建议他强化完善这一特点,形成自我风格。
    轲嘉为艺书画并重,各科参研修习而总归于人物一科。观轲嘉写意,以书入画,以气运笔,点线交错、墨色并置,入纸走笔、一气呵成,回环往复、起止无端,其神态拙朴沉酣,颇有可观。这种游刃有余的状态当得力于轲嘉在多年的学习过程中,不但效法前人画稿,而且努力营造自家稿式,并不厌其烦的反复研画,使其完善,所以在作画时能回环一气,不作停留,全画若一笔而成。
    轲嘉生长于中原,却颇有南方人的特质,其画风意趣与八怪亦颇有渊源,此番来扬办展,适展于八怪纪念馆,似有天意安排,愿轲嘉能沾濡八怪之灵,画境益进也。

庚寅深秋急就于二沟横舟草堂


封面2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苗轲嘉感悟


    人生就是个圆。很小的时候看着我奶奶满头的白发这样想。于是,想变成一块石头。
    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出门走亲戚,还是在外行走,从不舍得丢弃随身携带的任何东西,包括一片纸屑。如今,人到中年,看着能放下很多东西了,却也更懂得了珍惜……
    努力使自己变得更轻松些,渴望达到“无待”、“无心”的境界。
    我爱画画,是因为喜欢独处,那里有自己的世界,她很清静,也很优美。在那里,我可以用心跟她们对话……
    努力把她们表现出来,与朋友们沟通,分享,我认为很有益,至少是对自己……




与董浩一起笔会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让笔墨表达心的语言
苗轲嘉

    画画对我来说是最惬意的事,它使我内心充实而快乐。从开始学画到现在,20多年过去了,因为喜欢,我从未感到求索的沉重与艰辛,因为喜欢,更没有问过永远有多远……我喜欢中国画带给人的和悦之气,喜欢中国画中那枯枯润润、行云流水般的表达方式,还有那些不能完全言说的韵味,比如它的自然、率真、自在、逍遥,还有戏谑、幽默等心之物化和气象的流布,这些常使人感叹中国文化的高妙。
    在国家画院梁占岩老师工作室学习期间,常听老师说:“随着你的劲儿去画。”这话对我来说很重要。这使我懂得了创作中最关键的是要有自己的笔墨语言。老师的教学思路定位在突出个性化的形态结构、笔墨结构和形式语言结构,老师经常阐释这个问题,所以在学习中我也常常作这方面的思考。老师要求我们“要学会成全自己”,这也是老师在强调个性;老师会讲到庄子,会讲到历史,会讲到自然,会讲到现实的社会……这是要求我们涉猎要广,所有的一切无不与我们的创作相关。渐渐的,我的思路清晰了,我更加醉心于中国文化独特、浓厚的意蕴,并思考今后的创作道路。
    中国人发明的用毛笔、墨在宣纸上画画真是一种太美、太高明的活动——它能最大限度地抒发个人情感,更重要的是它饱含一种人格精神,一种文化品格,失去了这种精神与品格的水墨画,只是徒有其表的躯壳。中国画中的留白是很有意味的,就像世界上的许多事情需要用虚的东西来表现一样,宇宙之疆的不可测,天体运行的无终近……中国画的留白,其灵魂就是“尚意”两字。
    笔墨是中国人创造出来的表达情感的一种媒介,只有热爱生活,把正直、善良的情感投入其中,才能有绘画创作的升华。创作是心的律动,心可以“走”遍千山万水,心可以驰骋中外古今,心可以飞向九天揽月,心可以潜入海洋与锦鳞共游弋,心可以存留四季美景,心可以收藏人间真情……笔墨是心的语言,表达的永远都是最动听的韵律。


与国家画院副院长著名画家张江舟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一起走
苗轲嘉

    朋友是五伦之外的一种关系,一生中,或长或短总有那么一些人陪你一起走过。
    两三岁时,摸着奶奶满头的白发,我认定那就是我的朋友;七、八岁,拿着小镰刀,身背小竹篮,小草是我的朋友;十一、二岁,废钢铁、电影票、小人书是我的朋友;十七、八岁,高中做饭的师傅和书包里的馒头是我的朋友;二十几岁大学里,河里的鹅卵石是我的朋友,因为,把它涂上颜色就能换钱买饭;上了班,同学送给我的世界名曲《红叶》是我的朋友,她伴我度过许多寂静的好时光;下海后,我闯荡、寻找,街道边,摆地摊的小贩中有我的朋友:面人王、签字李……
    盼望着快点长大,能去更远的地方,看更好的风景,认识更多的人。
    如今我已过不惑,不再想着继续长大,而是希望我那百岁高龄的恩师能永远陪着我,希望真诚善良的孩子满怀信心地超越我,而我,则慢下来,慢下来,慢慢地同朋友们一起品茶、闲谈。
    那天,我说我想到另一个地方看看。朋友说,让我陪你一起吧。于是,我们就像开了弓的箭,真的往前飞了。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朋友从四面八方赶来,大家一起看冰湖秋月,举金樽觅句。
    我说,我也会做诗,并且乘着酒兴唱了起来。大家齐声喝彩,笑声中,有人站起来说,你这不算诗,没有诗的语言。我想了想,也是的。不过我说,不遗憾,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我有你们这些诗一样的朋友也算足矣。



与梁占岩老师黄山写生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叙

    地道河南人,西山遗民。憨实迂腐,不谙世事。
    尊崇先儒,仰慕古贤,笔追白石,意慕个山。
    身有爱故藏旧之癖,心怀先忧后乐之痴。
    一恨不能与周人为邻,二恨不能同吟唐宋,三恨现世雾霾障眼。
    曾浪迹天涯,鬻字卖画。
    虽清贫相伴,但得赏四海风韵,五岳神姿。更得遇名师益友,快慰平生。
    喜欢市井俗人,爱交村野浪夫。闲来提笔泼墨,无事品茗读书,尽享天真稚趣。
    绝世独立,不合时宜,最爱觅古寻乐。
    曾祝俗人“吉祥”,常呼善人“接福”,愿天下太平、人长寿。
    自问我羡何物?二月杏花八月桂。
    常觉有人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
    兴之所至,笔抒我心,竟不知所起所终。
    汝若爱我,即为我友。

甲午春日轲嘉自叙于仰山房



与深圳大学教授马波生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4-9-10 18:05 编辑


苗轲嘉和他的丹青苦旅
蝈蝈

    12月18日,苗轲嘉应马来西亚艺术收藏家沈哲初先生的邀约,乘飞机前往马来西亚,他将于12月22日在那里举办个人画展。为了这个邀约,苗轲嘉整整准备了一年。
    苗轲嘉其实就是我们记忆中的苗禾。这许多年来,他一直在外游学,很少回到舞钢,偶尔提起来,也不知他究竟去了哪里。2006年11月,偶然的机会看到他的几本画册,这时,才发现,今时的苗轲嘉已是墙里开花墙外香了。他的作品《卧牛》,参加了国家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性展览,并被编入《人民画报》、《中华翰墨名家作品博览》世纪珍藏版,许多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学术团体或收藏家收藏。《今晚报》、《求贤》、《华夏风采》等报刊先后刊文进行推介。
    认识他应该在十多年前。那时,他刚从南阳师范学院毕业,在我市工人文化宫搞美工。天性纯朴而善良的他,不善言,却很勤奋,每天画布景、画海报,读书之余,还不断利用双休日外出写生。时间长了,知道他出生在文革末年,知道他的老家在枣林乡苗洼村,知道他字时雨,别署西山遗民……
    大家都叫他苗禾,风华正茂的他也像禾苗一样,尽情汲取营养,在艺术的天地中疯长。那时,他每月的工资仅有80元,除去给父母补贴家用、买笔墨纸砚的开销外,这80元所剩不多,不敢租房子,只好住在文化宫舞台侧面那个不足三平米的小仓房里,吃饭也是尽可能地节省,但尽管这样,依然有种捉襟见肘的味道。有一次,他向在西山放羊的老汉借10元钱,以弥补当月的不足,那老汉是他写生时认识的。那时候,他多想过一种衣食无忧的日子,好让自己随心所欲地投入精力创作。
    1994年,一场改革的浪潮涌进舞钢,政府号召单位创办实体,鼓励个人下海经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苗轲嘉下海了。一个简单的装饰装修铺子,让他在四五年间投入了全部的精力。因诸多因素,2001年春,苗轲嘉离开舞钢走上了四海游学之路。
    最初的几年里,他的处境并不太好。画过水粉、油画,染指过陶艺、根雕、泥塑,边做边学,边走边画,海南、广东、陕西、山东,洛阳、西安、深圳、张家界……有风景的地方就有他的足迹,有艺术的地方就有他的色彩。为谋生计,他曾在龙门等地画过壁画,也曾在张家界风景区,卖山水画,为游人画肖像……有一天,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来到他的画摊前,闲聊之后,老人当即挥毫为苗轲嘉写下两个字:“勤奋”,然后留下联系方式,邀苗轲嘉去玩。
    这是苗轲嘉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但当时,懵懂的他还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凭着对老者的钦仰和喜爱,于几天后去了老者的家。老人名叫范默因,是北宋名臣范仲淹的后人,时年已91岁高龄,退休后以写字作画为乐,曾在80岁时也和苗轲嘉一样,以卖画筹资游遍全国。相似的经历,让他在短时间内对苗轲嘉极为欣赏。而他渊源的家学以及在字画、医药、养生等方面的造诣,也让苗轲嘉对他倍加仰慕,交往中,苗轲嘉拜范默因为师,向他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他接受了范默因老师的“中国画对创作者和欣赏者具有放松的效果,对养生大有裨益”的观点,并悟出了“中国文化向以情语去讲一切”的创作真谛。他把范默因老师的观点融进他的艺术创作中,渐渐地在风格上开始改变,从手法到取材,从表达效果到艺术境界都彰显着闲适与宽怀。
    画风改变之后,他开始参加国内一些文化艺术博览会,偶尔也在艺术画廊逡巡,以卖画为生,以卖画结友,以卖画推介自己。并不断利用参展机会,向海内外各种不同风格的画坛高手请教交流,将创新的元素带入自己的技法中。
    2004年,山东省济南市举办艺术博览会,苗轲嘉闻讯前往参赛。由于没钱出不起几千元的展位费,他就在展厅门口摆了个不起眼儿的小摊,不想却真的有人光顾,而且以每幅80元的价钱买走了他的一套人物四条屏。钱虽不多,但苗轲嘉却很兴奋,当晚就拿钱买来酒和一只烧鸡对朋友说:“走,今晚我请客。”……几年之后,苗轲嘉每每忆起那段时光,依然还是感慨万千,那种兴奋是因为在暗夜里依看苗轲嘉的画,心内有一层涟漪在动。他的画多以人物为主,无论是花草树木下纳凉的老者,还是空山野谷中对弈的农夫、亦或是竹篱小院里荡秋千的孩童,都以娴静、谦儒、憨态可掬去感染人,造型上大巧若拙、反璞归真,构图上简洁古朴,富有质感。那极简与夸张的表现手法,那不经意处的传神之笔,总让人揣摩他的墨外之趣。更与众不同的是,他的画不拘泥于人物各部位比例的准确,不在意大写意与小写意之间的界限,不顾忌笔墨色彩运用的轻重,画面那强烈的视觉张力与厚重的沧桑感让人难以忘怀。我国著名书画鉴赏家、传拓艺术家张文一先生为苗轲嘉书画集《中国画十佳·苗轲嘉》作序时,评价苗轲嘉为:“在当今书画界众生之下,他是个十足的另类!”《中国书画家》报的编辑解放也评论他的画是“潜藏的文化内涵丰富地发展了文人画的传承”,他说苗轲嘉“中原的儿子用其不善言谈的苗轲嘉,内心是丰富的。他从小生活在农村,童年的天真烂漫也表现的与其他孩子不一样,放羊时用石子在地上画日出,打柴时折河边的树枝画鸡鸭,看到花会想到灵芝,抠一块河泥就能捏出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外出游学这许多年,他手不释卷,广泛涉猎中国古代典籍,上自孔、孟道释,唐诗宋词,下到历代文论、画论、小说、随笔;与范默因交往,师徒之间情同父子,既是莫逆,又是忘年的至交好友;每次外出,他都不会轻易丢掉随身所带的任何一样东西,哪怕是一小片废纸,他说怕他们在外面孤独……
    坎坷的经历、丰富的想像以及潜心钻研,使他对国画艺术有了较高的眼界和独到的认识。他说,想到每个人将来都会死去,风光的人也好,不如意的人也罢,最终殊途同归,所以,在画作中尽量体现一种返朴、自然的韵味,体现更多快乐的东西。他说他在笔墨与空白之间,每一笔都是真实的,是心灵的一种感受,没有虚伪。
    也许就是这一点,让独具慧眼的沈哲初先生欣赏不已。
    沈哲初是马来西亚画商,创办连城画廊已30多年,我国知名大画家范曾、崔子范、江文湛、杜滋龄等人都先后在他的画廊举办过个人画展。2006年8月,当苗轲嘉与沈哲初在南京第二届艺术博览会上不期而遇时,沈哲初当即付定金购买苗轲嘉的画作80幅。随后,在不断的沟通中,沈哲初决定在金猪年为苗轲嘉在马亚西亚举办个人画展。去年初冬,沈哲初为此专程来到舞钢,一是了解苗轲嘉的创作环境,二来也是想和他作进一步的沟通。在苗轲嘉的画室里,他说他很喜欢苗轲嘉的画,更喜欢苗轲嘉的善良与宽厚。
    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芳。为了这个画展,苗轲嘉又回到了心无旁鹜,踽踽独行的状态中。老子有句话:道德最高尚的人,就是最朴实的。苗轲嘉说:“他一直把这句话装在心里。”



马来西亚教育部副部长翁诗杰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_MG_1893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_MG_1893-1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家网站 ( 冀ICP备08005847号 冀公备13020302000662号 )

GMT+8, 2018-12-11 21:10 , Processed in 0.10682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