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微信一键登录
(可绑定账号或另外注册)

搜索
查看: 22167|回复: 234

【乙未迎春】——马耘书画作品网络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7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云系列策展之【乙未迎春】——马耘书画作品网络展

点击加盟流云系列策展重点推介书法家

马耘艺术简历

    马耘(马云),字天行,号溯墨堂主,慧来居士,1970年生于北京平谷,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画家,长春书画院特聘专业书画家。代表作品有《观物游心》、《月印万川》、《桃源深处》等系列,旨在将文思融于笔墨,用诗意提升画境。
参展经历:
全国第二届流行书风印风征评展.入展(今日美术馆主办);
北京十月书法展(今日美术馆主办);
首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入展(中国书协主办);
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入展(中国书协主办);
“福文化”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入展(中国书协主办);  
全国首届山水画艺术双年展.入展(中国美协主办);
2008年“江山之约”中国画名家全国巡回展(北京顺义档案馆);
2009年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奖(中国美协主办);
2009年“江山之约”中国画名家全国巡回展(山东龙口画院);
2010年中国国家画院高研班结业作品展.优秀作品奖(中国国家画院主办);
“和谐燕赵、红色太行”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展(中国美协主办);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展(民革中央、中国美协主办);
20011年“江山之约”中国画名家全国巡回展(吉林长春艺术学院);
2011年“辉煌浦东”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展(中国美协主办);
2012年“江山之约”中国画名家全国巡回展(北京台湖国画院);
2012年“八荒通神”全国中国画作品双年展.入展(中国美协主办);  

“首届公望富春”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展(中国美协主办);
2012年“画说武当”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奖(中国美协主办);
“墨舞菊乡”中国书法之乡.内乡—命名三周年全国知名书法家作品展(中国书法家协会、河南书法家协会);
荆浩杯全国中国画双年展.入展(中国国家画院主办);
2013年“大美婺源”写生作品展(北京台湖国画院);
中国书法之乡—印江2013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中国书法家协会、贵州书法家协会);
2013年第四届全国中国画展.入展(中国美协主办);
2013年“江山之约”中国画名家全国巡回展(广东东莞岭南美术馆);
2014年中国国家画院导师工作室教学十周年系列成果展.山水画展
(中国国家画院主办);
2014年第十一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中国书协主办);
“造化心源”—2014青年国画家提名展(北京炎黄艺术馆);
2014年“江山之约”中国画名家北京、深圳、贵阳三地巡回展(三品美术馆主办);
2014年中国国家画院导师工作室教学十周年系列成果展.精粹展(中国国家画院主办);
第二届“公仆杯”画语清风当代中国画名家扇面画展(中国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办);
2014年以北京地区道教名山丫髻山为背景,与音乐人圆光合作拍摄音画MV《月寒夜》;
2015年北京电视台北京文艺频道拍摄爱在北京栏目:平谷篇,专题介绍:画印平谷两兄弟—马耘、马乾。

    作品集结出版有《马耘山水画作品集》、《江山之约—全国山水画名家作品集》、《水墨问道七人行》等,部分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军事博物馆等机构展览、收藏。



DSC04400_nEO_IMG.jpg



重点推介书法家流云联系方式:
手 机:13825879772(可加微信)  QQ:70614099(可加微信)
微信号:liuyunch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耘:好的艺术作品应该给灵魂一个寄托

 
马耘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和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也是平谷推出的乡贤文化人代表之一。
  马耘对于艺术有着执著的追求,他一直在思考如何使自己的笔墨具有当代性和时代感,怎样理解和建立一套具有个性化的图式结构和笔墨语言,探讨书画创作与音乐、诗词以及传统文化的关系,不断的在思考如何画出好的艺术作品。在他看来,好的艺术作品应该给灵魂一个寄托。
  马耘说自己决定走艺术之路乃自己情之所系,艺术是无止境的,这条艺术之路还很长,自己会不忘初心一直坚持走下去,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
  不忘初心,书画双修
  马耘说自己从小便十分喜欢书画,并励志成为一个艺术家,“我十八岁考上了原平谷师范学校美术班,这让我有机会向本地更多的书画家学习书法和绘画,尤其是跟书法家王友谊先生学习书法之后开始真正步入了艺术的殿堂。”之后,他的书法作品连续入展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首届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第九届全国书法家作品展等专业书法大展。
  书画同源是马耘始终坚持的观点,在书法界小有名气的马耘于2007年考取了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首届高级研修班。在国家画院学习期间,马耘常常把自己的画拿给卢禹舜老师去看,卢禹舜老师的言传身教使马耘对于绘画的理解和技法都得到了提升。
  马耘说:“我记得2008年的时候拿着自己的画去找卢老师,卢老师看着我的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卢老师告诉我说我的画笔墨没有问题,但是缺了一些现代的元素,我回去之后就思考这个问题,后来我开始在画中表现一些具有现代感的东西,比如楼房、动车。2009年我的一幅以动车为创作题材的作品,获得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奖。到了2010年我又拿了一批画给卢老师看,卢老师看后再一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卢老师说我的东西题材比以前好了,也具有了一些时代特征,但是中国画讲究写意,表现当代性并不一定要在画面中出现具体的事物,这一次我开始认真体会并研究绘画的当代性笔墨语言的意象传达。”
  好的艺术作品应该给灵魂一个寄托
  马耘喜欢采用满构图的绘画方式去表现主题性创作,并把自己的构图方式概括为“纪念碑式”,他说这样是为了体现一种庄严感。马耘喜欢画山水,尤其喜欢画夜色中的山水,无论是画自己家乡平谷的二十余万亩桃花海,还是道教圣地丫髻山,乃至五岳之首的泰山,他都选择画夜色下的景像,马耘说这大概是自己的一个偏好。
  一个画家应该去画些什么?在马耘看来,艺术表现应该是放飞思想,敢于创新,艺术所展现的东西应该是人内心的真实情感,而不是画什么像什么那么简单和直接,尤其出现了摄影技术以后,更要审视形似与神似之间的关系,因为若以形似论,绘画远不如摄影;但是若以笔墨论,摄影远不如绘画。马耘说自己画里月亮是不着色的,因为人们内心所需求的月亮是纯洁的,就像画太阳,总是画红日,因为这是人内心情感的一种需求,中国画又被称作写意画,其实写意画大抵就是人们内心深处认为的这个东西应该表现出来的样子。
  马耘谈起了几年前参加的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的“画说武当 全国中国画展”的比赛,“知道这个比赛的时候距离上交比赛作品只有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武当山写生,当时正好上映一部电影叫《大武当》,我就带着我女儿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中主角们去寻宝,正好是月亮升起的晚上,电影中有关月夜下的武当的画面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武当山是道教文化的圣地,月亮圆而复缺,缺而复圆的循环往复的变化,在我的脑海中就生成了《月生太极 武当》这幅画,你可以在若隐若现的画面中感受到太极阴阳鱼标志的轮廓,后来我的这幅画在比赛中获得了优秀作品奖。”
  “中国画是注重情感传达的绘画形式,是通过笔墨来传情达意,唯有有感而发的‘似与不似之间’的作品才为上乘之作,如果中国画偏离了以情感为基础的意象表述,中国画就失去了生命。”马耘认为,画家要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去审视大自然,山水不是客观的山水,山水就是“我”;画不是单纯模写,画即是“我”,作品是自我精神世界的真实写照,借山水形象抒发自己的思想情感和美学理想,将人生的历练和坚韧留在笔端,最后才能形成自我风格,而且不为现代化都市的浮躁所困扰。
  最近几年,马耘一直在思考如何使自己的笔墨具有当代性和时代感,怎样理解和建立一套具有个性化的图式结构和笔墨语言,探讨书画创作与音乐、诗词以及传统文化的关系,以达到一种无执无脱之状。他认为勤学苦练对艺术家固然重要,但是关键是如何使自己的思想深化和阶段性的悟化则更加重要。马耘说好的作品应该让人体会到你画面中所表现的时代感和正能量,帮助观者放飞心灵,远离尘嚣,给他们的思想插上翅膀,使心灵得到洗礼,使思想得到升华,应该给灵魂一个寄托。
  不断探索艺术之道,抒写内心之感
  谈起今后艺术创作的方向,马耘说了八个字:不齐之齐,不满之满。马耘解释说,“不齐之齐”和“不满之满”不仅是绘画技法,还融汇了他对于传统文化的学习理解以及对人生的体会。“最近两年感觉自己所画的事物开始能体现自己内心的思想了,以前注重于向古代或现代的书画大家学习,向自然学习,现在开始注重用笔墨抒发自己内心的感受,这是从向外求到向内求的一个转变。”马耘称近期正在创作一批以家乡平谷二十万亩桃花海和平谷历史景观为素材的作品,打算办自己的个人艺术展,将展示自己近几年来的全国各地的写生作品和《桃源深处》《观物游心》《月印万川》系列创作。
  “我们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人们的心态太浮躁,都会在某个时候希望亲近自然,渴求平和、平静的生活,我想我的画应该是画给这样一群渴求心灵释放的人们,所以我想将自己对于自然、对人生、对传统文化的理解融汇于自己的山水画中,我希望他们在看到我的画的时候能够静静的去感受画中的沉静、宁静,可以安静的思考,哪怕只是几秒钟都足够了。”
在马耘看来,艺术作品反映的应该是艺术家对人生、对自然、对艺术的感受与理解,强调一种当下的状态,现在他的书画创作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他的老师卢禹舜先生在观赏马耘的作品时曾说:“马耘是真正懂得绘画之道的画家,从画中显然能够感受到他谦虚明净的心态,并以这种心态生活和创作,因而他的作品彰显出纯净大美,宁静致远的气象。”
新华网 杨芳


DSC02491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领悟书法

    漫步人生路,幸福是心的领悟,人生在世没有名利心是不现实的,你无法生存,但是过分的追求名利又会使人灵魂跟不上脚步,成为欲望的奴仆,只有清心寡欲才是最佳的生命状态。就像内家拳练气心法:无意则神散,意重则气滞。而书法也许是一剂灵丹妙药,有如生命旅程中的驿站,可以为你补充给养,可以帮你安顿灵魂。书法可以使人静心,更能帮人净心。当你降低欲望,静心聆听的时候,会发现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与和谐,你会坦然接受到来的,淡然接受离去的,多一些随意,少一些安排,多一些随缘,少一些我执,心灵会更加自由、自在,会更好的面对身边的人事物。
    在欣赏、创作书法作品时要主动的品味、感受、挖掘出更多更丰富的审美内涵,而且随着认识、理解的进步和提高,能够逐步的关照到书法中的点、线、面、聚散、疏密、阴阳、意趣、意味、意境。不再简单的计较点画得失,正确的去理解和对待作品中的不圆满乃至缺憾,而且只有当你能真正的接受和明白作品中的不圆满,甚至会在创作过程中发现和巧妙的运用这些不圆满时,你也许才真正读懂了艺术,读懂了人生,理解了“不齐之奇、不满之满”的真正涵义,那些寄神之所,那些点睛之笔也许正在其中。提笔落墨之际必定会去机巧,舍形色,放笔直取,了无挂碍,明心见性,立见菩提。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里这样说道:“书者,如也。”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说:“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以此观之,书学即人学也。所谓“书如其人”是也。这些对联是我甲午年初至今在读书、画画间隙随手抄录的百余幅作品中选出的,随心随性,不计工拙,只是有字要写,有话要说而已,与我这一阶段的心态和生活状态较为契合。拙书未必合理合法,但合我心意,得一真字。
    古时文人“诗文书画”实为一体,相互关联,相互生发,互为依存,缺一不可,我想在五千年的传统文化面前,在浩如烟海的书画经典作品面前,如我等多如草芥之学子唯有虚怀静气,俯身耕耘,或许假以时日会有所得。


甲午仲冬马耘于京东溯墨堂


DSC03922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意也

    古人云:去本愈远而防之愈密,去道愈疏而言之愈切。故才有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立象以尽意一说。我一直觉得艺术无法用言语准确定义,然则学思相依,在笔耕墨舞之余总有一些想法油然而生,朝花夕拾,春种秋收,年届岁尾也想将这些散碎的笔记心得梳理明晰,既是对一个阶段以来个人悟道的文字总结,更想从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渡河之筏,寻觅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中国人可以用一枝毛笔写出苍劲有力的书法,可以在纸上画出栩栩如生的图画,可以用一把二胡拉出如诉如泣的声音,可以用剪刀在纸上剪出神奇的图案。小的时候,我感觉这一切都具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沉迷其间,如痴如醉。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艺术之路上越来越觉得中国文化之博大精深,中国艺术之意味深远。看似简单的工具却能体现出小中见大,技进乎道的传统艺之精神——写意。其实,中国人更为重视的是工具背后能体现出多少写意精神。
    古人在作书时,并不会认为是在写一篇字那样简单。王羲之就说过:纸者,阵也。阵的大意是作战时队伍的排列和组合形式,目的为有效的保护自己和抵御外敌。阵有方、圆、疏、密,书法亦然。阵中有统帅、先锋、左翼、右翼、士兵,犹如书法作品主次、先后、亦安排有法。阵法中,安排有人值守的地方重要,没有安排人的地方更重要,因为那空白才是布阵之目的,意之所指。书画中的计白当黑,虚实相生亦是此理。
    老子在道德经第十一章写道: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这些都说明了一点,有笔墨处重要,无笔墨处更重要。一张宣纸可以裁为斗方,横幅,折扇,纨扇等等形式,在历代的经典作品中都有精彩表现,经典作品之所以经典我发现不仅仅在有字画处,更为人称道的是无字无画处的处理手法。
    有些时候,我觉得书画家面对一张宣纸依势而为恣情创作时,作者并不一定是作品的主宰,画面中的笔墨形象,图示结构,落款盖章等也会随着创作的过程对作者不断的提出新的要求,到底是谁在创作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呢,我觉得如果把宣纸作为阵地来理解的话,那就存在一个如何入阵,怎样在阵中厮杀,以及全身退出阵外的一系列方法。天不变,道亦不变,宣纸没变,笔墨也没变,而永远不停改变的是时间与空间。战争由冷兵器时代到火器时代,又到了今天核武器和信息时代,战争性质一直没变,改变的是战法和战术。其实人生不就是最大的阵吗,带着理想和目标上阵,但现实又让人不断的调整坐标与方向,究竟是人主宰了生活还是生活主宰了人生,无论是人生还是战争乃至诗文书画我想在需要随机应变,依阵行事的同时,最重要的是要给自己、他人留够空间与时间。我想如果一个书画家面对宣纸,能在点画、笔墨的摆放中体味到排兵布阵之意时,应该对艺术和人生都有一种更高的认识和提高吧。
    小的时候我喜欢到空寂的田野中,安静的池塘边玩耍,远望天边的晚霞,俯瞰小草的叶脉,稍长更喜欢登山、看海,在这过程中我发现音乐源自大自然中的美妙声音,绘画产生于大自然中的万千色彩,书法诞生于大自然中的各种痕迹,艺术的一切都来于自然,然而艺术中的一切又都高于自然。在国画的种类中我对山水有一种特殊的情怀,只觉得山水可以让自己感到自由放松,面对画面可以游目骋怀,遨游在自己营造的艺术空间中。生活中人们离不开吃、穿、住、行,这些皆是物质基础,而除去这些物质需求外,人们为何总喜欢走进大自然,亲近大自然。尤其近几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外出郊游的人越来越多,去看山,去看水,去看花花草草,因为这是人的精神需求,这和家中挂幅书画作品的道理一样,可以使被物质添塞满窒的心灵,得到短暂的放松。所以山与水结合到一起时一定是表现了一种精神,能够帮助人的心灵放飞。明人李日华在《紫桃轩杂缀》中写道:凡画有三次。一曰身之所容,凡置身处非邃密,即旷朗水边林下,多景所凑处是也;二曰目之所瞩,或奇胜,或渺迷,泉落云生,帆移鸟去是也;三曰意之所游,目力虽穷而情脉不断处是也。
    山中有神,天上有仙,水中有怪,地下有灵,在中国人的传统文化中,一切物象皆有神灵隐于其中,而神仙佛道总是遨游于山水之间,对物通神的前提是神居八荒。我喜欢在绘画中选择表现山水树石等自然题材,因为这些物象在描绘时不会为形所缚,可以更好的表现意味和意境。顾恺之说:迁想妙得。王僧虔在《书赋》中写到:情凭虚而测有,思沿想而图空。我近期在自己的《观物游心》系列作品中尝试一种随意攫取,打破时空界限的绘画构成方式,将山林,溪水,荷花,游鱼,隐士,游船,茅亭,飞鸟等物象符号任意组合,并将画面用不同的色阶分割成不同大小的纸面空间,使观者产生一种穿越时空,超然世外,欲乘物以游心,逍遥驰骋之念。我想好的艺术作品应该是帮助观者放飞心灵,远离尘嚣,给他们的思想插上翅膀,不仅能够在精神领域自由翱翔,更能够在想象的天地无拘无束,使心灵得到洗礼,使思想得到升华,给灵魂一个寄托。
    艺术家在艺术创作时,脱离不开对自然真实的依附,同时更需要体现作者主观意境的升华,也就是要达到客观具象与主观意象完美结合。绝对写实和绝对抽象都不能够成为艺术。绝对写实接近艺术原形,是一切艺术的基础;绝对抽象就像文学的语法,语法不等于文学;又象诗词的格律,而格律不等于诗词。因此中国人在艺术上的“似与不似”之说才是艺之正脉。
    当代中国画的创作确实令人惶惑,因为笔墨纸砚诞生的时代与今天大有不同,主要不同在于现代人的生存环境。我们生活中离不开的是高楼大厦、电梯、汽车、地铁、飞机、手机、电视、电脑等物件,然而这一切产物都是西方人按照西方的思维模式发明产生的,是西方人以“理”为主的科学艺术的产物,而中国人的笔墨是产生在五千年的以“意”为本的东方历史文化基础上的。


观物游心34cmx136cm (1)-1_nEO_IMG.jpg







点评

学习  发表于 2015-5-16 11: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水清音 澄怀逸境
陈蓉

  翻开《马耘山水画作品集》,迎面而来的是一种宁静、雅逸、淳厚之气,这是马耘画作笔墨皴染间的自然流露,也恰好契合了我对马耘的初见印象。  马耘的画室位于北京平谷一处幽静的小院里,推门的一瞬便有阵阵墨香氤氲鼻腔。画室四围的墙上张挂着马耘的山水画作,右手边的三幅创作于五六年前,范宽沈周之山水大家的传统笔墨身影依稀可辨;左手边的两幅是马耘新近创作的作品,满实的画面内,精致细腻的勾勒与大面积色彩的铺衬融为一体,笔墨流变间已经显现出画家对山水画创作的思考。
  师古而不泥古,马耘的创作历程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对于传统技法,马耘是虔诚的继承者。作品中点画间的取势生发、构图上的参差错落,足以让观画者从马耘笔下山水的气韵和肌理间,不由自主地读出中国书法的隽逸风骨与宋元山水的高远意境。而对于流行风尚,马耘则是虚心的学习者。绚丽的色彩、满实的构图,这些给人以强烈视觉冲击的现代元素像一株株新芽,在一直秉承着“笔墨当随时代”艺术主张的马耘的脑海中扎下根来。2012年,马耘去张家界写生。一天晚上,他去观看民族歌舞表演,当舞台上五颜六色的射灯映照在舞台背后夜幕笼罩下的山峦之上时,胸中饱览的山川沟壑被突然间赋予了斑斓五色,这样的“神来之笔”如一夜春风,让马耘脑海中萌动着的“新芽”瞬间从传统这丰厚的土壤中破土而发,从此马耘笔下的山水开始“有声有色”起来。
  观马耘的山水画,你总会被作品中流淌出来的宁静俘获。《观物游心》中的荷塘、飞鸟、游鱼、扁舟、流云所营造出的是一种悠然自在的恬静;《月印万川》中的明月、瀑布、村舍、远山所渲染出的是一种大音希声般的沉静;而《龙口写生》、《婺源写生》、《太行写生》所描绘出的则是一种远离尘嚣的清静。这些宁静的呈现没有丝毫的牵强和做作,虽然画面上已少有传统山水画中的虚实留白、光润滞涩,但这些根植于古法浸淫于笔墨中的严谨、融入了画家思想情绪的设色,即使在视觉感官上给人以极具现代风的充盈和厚重之感,也能让人从笔法和意韵上体味到源于传统、直抵内心的雅逸与空灵。
  很喜欢马耘的《桃源》系列作品,静穆的画面上一轮明月高悬于空中,清幽的山谷静默无声,山峦间一株株桃花静静地绽放,小小的村庄沐浴着银白的月光宁静安详。这样的情境总会触碰到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向往,也有一种空寂辽远的思乡。这些情感质朴而纯真,即使超越时间、跨越空间,也能让人在观画后抛却笔墨技法、抛却身份职业等物质方面的限制,直接完成心灵上的对接。这也许正好印证了马耘自己所说的“艺之根本唯于一心也”,笔墨技法始终只是渡河之筏,传情达意才是创作之本真。
  读陶渊明的诗,是马耘在创作间隙最爱做的事情。吟咏体悟间,既是对创作的给养,也是对身心的陶冶。马耘说《桃源》系列是画给自己看的画,每一幅都要耗时三四个月,虽是写意,下的功夫却可媲美工笔。创作的过程随心随性,边琢磨边取舍,没有固定的套路和成法,所以还要再沉淀沉淀,近几年都不会轻易拿到市场上去展卖。这种有些超然物外的平和与冲淡在当今社会里有点另类,但也让人欣慰。或许正是这种心境,才有了马耘这份寄情于山水的执著。


观物游心34cmx136cm (2)-3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用心灵体悟世界是中国人把握世界的根本方式。道家谈心灵驰骛,儒家谈省悟,禅宗谈静穆的观照。
    中国美学中的“虚静”观也是建立在物我相互感发基础上的,虚静为宇宙生命之本,故物静我也静,人必以虚静之心才可与大自然的生命韵律合拍。
    于是老子说:“夫物云云,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曰复命。”在这里,老子把道和静联系在一起,归于静,就是归于道,大道就在于静。庄子发展了老子这种思想,他说:“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妙悟自然,心通万物,人与万物一起悠游,以大自然生生化化的节律,来抚慰自我生命。
    在中国画的传统中,“静”也是永恒不变的追求。如果信手数一数历代的山水画,或深山萧寺,或幽人山居,或烟林寒树,或古木老泉,都在宁静中驱除了尘世的喧嚣,将人带入浩然的宇宙。
    以上是在欣赏到凝聚了马耘先生学养境界和创作功力的作品时第一时间的感受。从他的《月印万川》系列中,我能读到作者的眼神,通过他的眼神,让观者感受到了莽莽苍苍的峰峦,朦胧如梦的灵木,静寂山谷中清泉的幽鸣,以及有节制的绚烂色彩,这一切又笼罩在月光下。月是清冷的,冷是一种感觉,能引起人心理的变化,冷能让心理变得沉静、冷寂和内敛,“一片寒林万事休,更无杂念挂心头”,那月在寒潭,那月照孤心,那月印万川……我感受到了画中沉沉的静穆之气,而画之静反映出画家面对造化时的真实心境。
    画家的眼神当然也会发生变化,优秀的画家能教会人怎么看、怎么发现、怎么联想。
    欣赏马耘先生的《桃源深处》系列作品时,我想到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在那里生活的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时间在那里停止了,历史在那里消失了,外面的改朝换代,纷扰的岁月,究竟有多少真正的意义,而生活在桃花源中的人那么怡然自得。桃花源与人们熟悉的茫茫尘世切割的非常彻底,而且是用美丽的方式切割出的独立空间,“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那位渔人是惊异于美景才渐次深入的。看到马耘先生的《桃源深处》时,我真是心生羡慕,对他来说,桃源至少是最熟悉的生活,是朝夕相处的亲人,这当然得益于北京平谷区二十余万亩桃花林长年的浸润和陶冶。我相信,古往今来的优秀画家面对天空的沉思,那所谓的形而上的关切,也只有在向土地的回归中才会变得具体,散发着泥土芬芳的《桃源深处》系列,应该被看作是平谷这片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作物,这同时也是对唐代张璪“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回应。
    在马耘先生的眼中和笔下,桃花有自己的性格。那一树一树的桃花依然是静静的。粉白的桃花灿烂,却冷艳,繁华如笙歌,却轻灵超然。它们或开在溪流边,或开在幽谷中,或开在山坡上,这些桃林如此的平静、优雅,弥漫着超脱隐逸之气。画中无人,其实人就在其中,而且心神是清净的、澄明的,其中的人声,似有若无,空灵而渺远。这意境又如苏东坡的“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在《桃源深处》中,那高山、秀木、烟岚、泉声,一一表现了生命的跃动,所有的顾虑甚至是喜悦都被洗涤干净了,万物是那么的自由自在,一切又依顺自然。
    空山茫茫、水流淙淙、意态苍苍,马耘先生创造的桃源不仅仅是桃源,它是一个世界,是一个心理的空间,是一个彼岸理想,画家在静穆的观照中,也炼就了感悟天地的诗心。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祝福马耘,坚持自己,越画越好!


2014年6月写于牡丹城
禾炎



观物游心45cmx68cm (2)-1_nEO_IMG.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画家要懂得景中觅诗,更要明白诗中有画。我一直认为一个画家要有诗人的情怀,要学会诗性的培养,在生活中积极调动眼耳鼻舌身意的功用,感受色生香味触法的给予。诗意有助于作者在书画创作时实现精神提升,更好的传达作者内心的生命感知,同时也会帮助作者摆脱因机械制作而陷入混沌不觉的重复状态而不自知。
   
    这十二首小诗,是我甲午年诗稿中的一部分,今选出以借三羊开泰之际博各位方家一笑。九华山著名画僧演一法师曾笑言:施主所做不应称诗,应为偈子。但是诗也罢,偈子也罢,若以佛家所论皆是名而已,不应执着,可不执着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执着吶!指月在月不在指,在月就对了吗?
    可谓意不在意,书不在书,画不在画,诗亦不在诗。耘以为:如此或可在有意无意之状,似与不似之间,若即若离之趣中寻得些许妙处。
                                               甲午岁末马耘于京东溯墨堂


1、内外唯于心,高低莫比身;万类虽参差,个个有其真。


21_nEO_IMG_nEO_IMG.jpg

点评

赞  发表于 2015-5-16 11: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2、晨来花香鸟语,夜去心静禅空;此身实非我有,随波春夏秋冬。


22_nEO_IMG_nEO_IMG.jpg

点评

赞  发表于 2015-5-16 11: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7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3、我名非我亦非身。如月印水水印心;四季轮转年年过,冬是冬来春是春。


23_nEO_IMG_nEO_IMG.jpg

点评

赞  发表于 2015-5-16 11: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家网站 ( 冀ICP备08005847号 冀公备13020302000662号 )

GMT+8, 2018-10-22 21:55 , Processed in 0.04927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