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微信一键登录
(可绑定账号或另外注册)

搜索
查看: 98283|回复: 1101

【且听雪吟】――刘寒冰书法作品网络展(评论好文者送《且听雪吟》、送书法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4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6-6-25 10:37 编辑





流云系列策展之【且听雪吟】――刘寒冰书法作品网络展

1封面-1.jpg


点击加盟流云系列策展重点推介书法家

艺术简介

刘寒冰
别署听雪斋主,监利县毛市镇石码村人。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法院特聘书家,中流印社社员,荆州市书协副秘书长,古道风书社社长,监利县书协副主席,现就职于监利县人社局。




2相片_nEO_IMG.jpg



重点推荐-书画2.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6-6-25 10:35 编辑






注  



展览期间发表评论好文者送《且听雪吟》、送书法作品,具体由刘老师确定名单,请大家回帖同时留下详细地址,电话!谢谢





wxid_cvqugxvit97c22_1466821469379_82_nEO_IMG.jpg



凤凰茗茶资料点击查看
(书法家朋友注意了!):
【迎2016·茶香缭绕·雅韵品茗】——尚品凤凰茗茶交换书画作品
(添加CCTV-4大型日播旅游栏目《远方的家》:《沿海行》第78集 茶香古韵-潮州城介绍凤凰茶!)
收藏更多书法作品可点击墨林画廊
近3000件书坛名家、国展获奖书家、中书协会员作品任您挑选!
名家字画专营 收藏创造财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6-6-24 14:39 编辑




一步步走进老辣厚重
写在寒冰先生书法作品集出版之际

爱书法,得下真功夫。除非你不把它当回事儿。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管您临习还是创作,抑或是欣赏,都得有真知酌见。只要功夫真,铁杵磨成针。当年监利毛市镇的几个书法小年轻,下决心板凳坐上十年冷,其实不用十年功夫,不单那几个骨干脱颖而出,还带出又一批一批的书法小青年。他们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攀登,循迹传统,磨穿铁砚,寒暑风霜,切磋砥励,终于撷取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成果。世上没有既省工又省力的事儿。一个针不能两头快。又想驴儿跑,又想驴儿不吃草;想写一手好字,又不想下功夫;天上掉不下林妹妹;不可能。监利书法事业这几年取得了全省书坛有目共睹的好成绩。全省乡镇书法展时,这个县入展作者约占到全省总入展数的六分之一。七届湖北省展,上了 13 件作品。2013 年,这个县有 6个作者加入中国书协成为新会员。今年,又要报上二三个。泰山不是垒的,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也不是吹的,干什么事儿都得真实力。说这些溢美之辞,监利的书友千万不要骄傲。还是那句话:“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比比河南固始一个县四五十个中国书协会员,我们在全国露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前有标兵后面有来者,艺术永无止境,监利的书法同仁尚须努力。

刘寒冰,就是早期毛市镇诞生的“古道风书社”的骨干成员之一。黄孝斌现在主要做县书协的事儿,他便当了社长。当然县书协他也是重要组织者之一。值得庆贺的是,他这几年创作上台阶,连进了几次国展,去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书协。别小看中国书协,虽然会员也有点儿鱼目混珠,但毕竟全国十几亿国民才一万多会员。有些人对入会不屑一顾,有他自己的道理,不能说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有更多的人却一直把能加入中国书协作为自己的愿望之一。他能入中国书协,便值得我们祝福。

寒冰的书作,很明显地看得到出处和来路,这就是他重视传承的结晶。我们现在这样子,是从祖先的样子来的。也许,在我们这种人之前,地球上已经更新了好几种人。否则,地球若干亿年,人类才若干万年,漫长的时间里地球上曾经发生了些什么?可我们就是我们,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而产生的事物。所有的事物又总是在变化中,所有的变化又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发生,这就是继承。寒冰的书法,有自己的气息。书法风格可以划类归宗,可气息却总各有不同。这气息便是书法的 DNA。是彼区别于此,你区别于他的密码,这就是书法的个性。寒冰的书法,古雅清纯,具有文人的天然品质。中国人骨子里是和谐与中庸,也偶尔有人、有时爆出不循常规的狂怪和放诞。那毕竟是一朵花絮。一株树上开的花结的果,也会有区别。这种区别,便是风格。当然,寒冰这年龄,正值风华正茂,创作精力丰富,变化未可限量,假以时日,一步步走进老辣厚重,那将更是一番风貌哟!

祝寒冰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取得更多更好更大的成绩!


葛昌永
(葛昌永:中国书协理事、湖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
书法院副院长、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馆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净明快 风神洒落
――刘寒冰书法读后
文 / 周德聪

    当计算机键盘的敲击成为日常的书写工具之后,中国传统的毛笔书写文化便日渐式微了。然而,正是在这一变革中,人们将实用的文字交际功能交给了现代文明的产物——电脑,而将汉字蕴藏的审美信息——线条的节奏韵律,结字的空间意味,依然保留在毛笔书法的世界里!不仅如此,在人类创造的文明中,毛笔与汉字的特殊性共同成就了独立的艺术样式——中国书法。
    古代的书法是在自然的书写状态下诞生的,随着文字发展与演变,书写者对毛笔掌控的能力及其在书写中赋予对象审美信息,渐渐被后人从技法上得以传承,从审美上得以公认,于是本为实用的书刻文本经过时间的过滤,便成了书法的经典。经典对后世的影响,不惟在技法一端,个中所蕴含的审美信息——文化学的、风格学的乃至人学的所有内容,都被作为艺术的生成方式得以保留与挖掘。当代书法从本质上看应是在继承中的个性化创造。
    中国文字独特的空间形式,不仅预设了书写的时间性特质,空间性构成,而且在时空交织中也将书写者的才、学、识及其性情定格其间,这是拼音文字无法望其项背的。
    中国书法从宏观上虽然可以“文人书法”与“民间书法”相区别,其实,只要是书写,便是文化的产物,即如“民间书法”,亦应是下层文人所为,只是我们叫不出姓名罢了。从这个意义上讲,书法就是文人书写的结晶。
    古代文人与当代文人在内涵上是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的,对于书法的文化认识也不在同一层面。因此,今之视昔与后之视今都会产生格格不入之感。刘寒冰作为一名公职人员,在处理日常公务的活动中,尽管不会像古人那样,使用毛笔,但硬笔对汉字空间形象的塑造依然离不开对古人的依傍,或者说是古代文人的书写范式对他产生直接的影响,以至于他对书法的钟情超过了任何一种休闲方式。当人们把汉字书写作为艺术去自觉追求的时候,书写工具的进步并不能将书法艺术的内涵全部展现出来,相反,传统文化中的笔墨纸砚势必走向前台,成为人们艺术化书写的必然工具。寒冰所处的时代,正是现代文明与古代文明相互影响又互为生发的时代,尤其是书法作为传统文化对笔墨与汉字的相互依存而成为当下最为风流之艺术形式,日益受到各界人士的青睐。中国书法家协会的诞生,中国高等书法教育的专业设置,中小学书法教育的普及,大众传媒对书法的介入,遂使书法由古代文人的自由自在的书写逐渐成为一门由技而艺,由技入道的高雅艺术。 在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之下,刘寒冰对书法的学习就不仅仅停留在实用层面的毛笔书写,而是理性地有选择地对古代书法经典的临习,并由此而步入书法创作的漫漫征途。
    刘寒冰尽管不是古代文化背景下的旧式文人,但他无疑心存对古代文人的书写向往,从他主攻的书体——行书看,便是对这一向往的佐证,由二王、米芾而王铎的取法路经,可以看出他对晋韵的心仪,宋意的钟情,以及清人对韵致、意态整合的向往。王羲之行书的温文尔雅,米芾行书的新理异态,王铎行草的宕逸恣肆,皆内化为一种精神,以“个性化”的言说方式——简净明快的用笔,正奇互渗的结字表达出来。他的用笔貌似省却了藏露、提按与绞转的动作,实则是化繁为简,寓繁于简的抽象呈示,在这一点上,寒冰对线形的省减化特征有类八大山人对《兰亭序》精神的摄取,动作的省减所增益的书写性,正合文人的心性流淌与自由徜徉,或许这正是寒冰想通过书迹表达心迹的所在?肯定、率性、干净利落的线质是他对用笔的自信;用反、虚实、对立统一的字势是他对结字空间的诠释;大小、奇正、疏密掩映的局势是他对整体章法的营构。寒冰的书法表现于外形式的素朴,正与书写简净,色相自然,风格明丽,有一种更深层的契合。
    任何事物有其两面性,当一种书写过于熟练之后,便会形式某种惯性,惯性书写如果不做适当调适,则会出现一种程式的固化,一定的程式在成就某一风格的同时,也会给欣赏者带来些许缺憾,如寒冰在用笔上我们肯定了他干净利落的一面,是否少了些许韵致绵长的意味?当我们欣赏其用笔的快捷与率性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希望线条呈现出音乐般快慢交替、抑扬顿挫的旋律,也即是说,在追求“风樯阵马”行进之势的同时,更应当注重其“沉着痛快”的一面,而其“痛快”须在“沉着”的管束之下更具意味。古人云:“惟笔软则奇怪生焉”。如何发挥柔毫软性的特征,写出刚柔相济的线条,低回激昂的旋律,枯润浓淡的变化,蕴藉含茹的韵致,应当是寒冰未来思考的课题。


(周德聪:著名书法评论家、中国书协会员、湖北省书协副主席、宜昌市文联主席、宜昌市书协主席、三峡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6-6-25 10:18 编辑





落笔如春雨 豪情归故乡
――刘寒冰先生书法印象
文 / 杨吉平

    字如其人者,岂刘寒冰先生之谓耶?
    刘先生名曰“寒冰”,字间自有一种令人神往的清凉高洁之气。其人清秀,其字便清雅;其人谦逊,其字则平和;其文妙曼,其字亦婀娜。有其人,方可谈其艺也。
    看过数篇刘先生的散文,知其人生经历与笔者颇有同处,因有共鸣,论其书便自能如鱼得水。刘先生出生于南国水乡,笔者则生长于北国山西,虽地域不同,但对乡间故土的共同迷恋,却使我们的审美意趣不谋而合。
    寒冰先生长于行书,也热爱行书,这是最能表现书法家情怀和学养的书体,也是对书法家情感要求较高的书体。他热爱家乡,大忠大孝,并将这种情感投入到对传统艺术的学习之中。任何艺术首先需要的都是情感投入,只有情感与艺术相互交融,才能创造出感人至深的艺术作品。笔者读过寒冰先生的散文《母亲和她的村庄》,读罢不觉泪下。他的父亲早年亡故,母亲独居乡下,自然成为寒冰先生的牵挂。笔者家父也故去多年,老母亲依然生活在家乡吉县老屋,同样有此牵挂之情。实际上,母亲的村庄也是刘寒冰自己的村庄,这个村庄是他的家乡,是他的灵魂寓所,长大成人,走向社会的刘寒冰先生不得不离开村庄,但他的灵魂始终没有离开这片故土,对书法艺术的挚爱应该是这种故土情怀的自然流露,所以,这种挚爱是深入骨髓的,令人感动的。
    寒冰先生作书之过人处,首先是干净准确的笔法。笔法犹如歌唱家的发声方法,要求字正腔圆,刘寒冰的用笔,来龙去脉清晰可见,可谓珠圆玉润。其每个点画,点画与点画之间的呼应,字与字间的牵连引带,均如山间清泉,落落分明,清冽可见。其次是优美而生动的结字。刘寒冰行书主要得力于二王,其秀雅妩媚、刚健有力正得晋人之神韵。同时,他又旁参米南宫,得米老颠倒淋漓、欹侧生动之致,其字势摇曳多姿,亦从米老处得力。再次是刘寒冰行书自然无饰的章法。他写中堂如瀑布飞落,跌荡雄强;写横幅如千里阵云,一望无际,又如星汉灿烂,令人目不暇接;写楹联则如危峰高耸,气干云霄;写斗方又如芳草一片,杂花生树。无论是笔法字法还是书作之章法,均透射出寒冰先生的聪慧与灵秀,一如江南乡间的竹林瓦舍、丛林流水,清旷清爽,自然秀美。
    刘寒冰先生一直生活在远离文化中心的监利县城,但他的书法造诣却能远远跨越空间的局限,走向全省,走向全国。这当然首先取决于寒冰先生的天赋。严沧浪论诗尝言:“诗有别材,非关书也。”余论书则曰:“书亦有别材,非关书也。”没有这种书法天赋,刘寒冰便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就。然而虚怀若谷,虚心好学也是其成功的又一个重要因素。刘寒冰没有死坐屋底、闭门造车,而是负笈远游、走访名师,在得到名师指点后,他又能兼收并蓄,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子,终于在行书创作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寒冰先生的行书除了字法章法之美妙,其气息内涵也值得肯定。这种气息的产生显然与读书有关,只能与读书有关。字能不能写成与严羽所谓“别材”有关,而字能不能写好则绝对与读书有关。事实上,刘寒冰不仅自己读书,他还积极参与了监利县一个特殊的读书组织――监利女子读书会的活动,并撰文为之宣传。正是这种读书的熏陶,在刘寒冰书作的字里行间留下了除清秀以外的另一种气质,文气。这种气息是读书滋养的必然结果,也是不读书难以得到的高贵气质。观看刘寒冰的书作,虽然多数不是他的自撰诗文,但其间的气息仿佛是书家自己心性的倾诉,可见,他已经将自己的身心与所抄写的诗文和他的笔墨完全彻底地融为一体,真正达到了王国维所言之“不隔”的境界。
    行书之外,寒冰先生又工楷书。其所作小楷,取法魏晋以上,笔法纷披、结字奇古,质朴自然,得古人笔法字法之真传。同时,寒冰先生亦偶涉丹青,同样有清新自然之致,又显然使其用笔更为活泼,反过来促进了书写能力的进一步提高。书画同源,除了精神层面的含义以外,书法与绘画的笔法墨法显然也是相通的,寒冰先生可谓深解此理者。
    中秋节前一日,笔者忽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愿望――回家看望母亲。当日与好友驱车至老家,当看到母亲面色红润,身体还算硬朗,笔者的这种牵挂才渐渐淡去。想想寒冰先生也自然会去看望他的母亲,看望他的村庄。笔者坚定地相信,中国文化的参天大树,中国书法的长青之树,深深地根植于我们的故乡,我们的村庄,我们的家园……最后,将笔者的小诗《灵魂的故乡》抄写下来与寒冰先生共勉,诗曰:
为了那一滴忍不住的眼泪
我要和你
携手走进
将埋葬我灵魂的故乡
那座逶迤层叠的大山
那处深邃无比的人间天堂
那个我们曾经携手的地方
故乡啊
只为我那滴无法忍住的眼泪
大山
便在我眼前
幸福的模糊了……

(杨吉平:著名书法评论家、中国书协会员、山西师大书法
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6-6-25 10:19 编辑



在墨海中立定精神
文 / 李金豹

    友人托我给刘寒冰先生的书法写点评论,我与他素不相识,恕我孤陋寡闻,对他的艺术也毫无了解,这还真是个难题。刘先生是湖北的书法家,我却不认识,我想这源于自己对近十几年来层出不穷的各种展览的有意回避和主动屏蔽。我有我的价值取向,这是我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展览会让我反感?是程序还是结果抑或展览这种形式对书法本质的侵蚀?我一直在书法专业媒体工作,照理说应该更加熟悉各种层次的作者,虽然报刊也持续不断地推介各种奖项的获得者,但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在海量信息与书家井喷的背景下,在闹哄哄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环境里,各领风骚三五天的“弄潮儿”转瞬间就被淹没了。这是谁的问题?
    与我持相近理念——不太关心官方展览专心探索自己书艺的或许不多,成天围着官方展览转并乐此不疲的大有人在。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我无意对此作出评价,但如何平衡两者的关系,如何既能被社会承认又不过于干扰自己的学习、生活,保持内心宁静同时又保持创作激情,既不媚俗也不欺世,这都是当下书法家逃避不了的问题,真正提高自己的修养和书艺水平其实才是关键所在。
    看了一些刘先生发来的近作图片和艺术简历,使我对其书艺略知一二。既然隔靴搔痒,看图说话,那么姑妄言之,君且姑妄听之。
    刘先生以行书擅长,作品体现出“清”和“轻”的特点。“清”体现在作品大的格调上,不狂怪,不乖张,不故作惊人语,字写得很规矩,所以我感觉他应该是位老实人。能做到“清”其实很不容易,这需要在审美上排除许多恶俗和庸俗,摒弃掉与个性不符的霸悍,平平和和,自自然然,笔法并不复杂但不乏自信,特别是“捺笔”与“长竖”有自己的个性。唯一需要加强的,是还少了一点“古”意。黄宾虹时刻强调“古”和“质”,“古”是中国古典美学范畴的一个重要标准,希望引起作者的注意。第二个“轻”主要表现在书写的状态和应用上——轻松和轻快。轻松的用笔反映出作者对帖学的用功,轻快的行气与布白又使得阅读变得愉快而不沉闷。若以米南宫“沉着痛快”的高标准来要求,痛快似乎有了而沉着略显不足。我看到发来的作品中有一幅“写经体”楷书,此类楷书的笔法相对简单,而且笔法之间的关系也不讲究,若作者想以排列茂密又整齐划一的方法来补充行书的营养,依我看来并不明智。“写经体”作为书史上的一种遗存,还是要把它置之于整个宏大的书法史中去观照,二者之间能否互补确实值得思考,所以我觉得取法的目的一定要明确。
    行书对联最能体现作者的才情,不急不躁,舒缓自如。墨色的对比上并不强烈,但结体变化较多,节奏也有起伏,只要这样持续地坚守下去,风格会自然出现的。
    从作品质量上看,作者对书法是下过一番苦功的,目前已加入了中国书协,这些都是对既往成绩的肯定,可喜可贺。从照片上看,刘先生应与我年龄相仿。如何在未来的岁月里把书法之路越拓越宽,越走越扎实,除去技的磨炼之外还应有道的追寻。
    安生立命不容易,石涛上人说,还要在墨海中立定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尺幅上换去毛骨,混沌中放出光明,我想就更不容易。没有谋面却这么直白,不知作者是否乐意。但艺术就是这么不容易,生活也是这么不容易,那么就让我们纯粹一点,简单一点,或许我们会走得更踏实,更本真。以此共勉。

2014 年 10 月于汉上知否堂
(李金豹:中国书协会员、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班



成员、《书法报》资深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6-6-25 10:20 编辑

作品图片展示:
3『别裁遍谒』联23cm×175cm×2_nEO_IMG.jpg

点评

赞  发表于 2016-6-25 21:46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3-1
3『别裁遍谒』联23cm×175cm×2-1_nEO_IMG.jpg

点评

赞  发表于 2016-6-25 21: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3-2
3『别裁遍谒』联23cm×175cm×2-2_nEO_IMG.jpg

点评

赞  发表于 2016-6-25 21: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云 于 2016-6-24 17:39 编辑

7
7『世说新语』数则120cm×240cm_nEO_IMG.jpg

点评

赞  发表于 2016-6-25 21: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家网站 ( 冀ICP备08005847号 冀公备13020302000662号 )

GMT+8, 2018-12-11 22:35 , Processed in 0.14317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