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微信一键登录
(可绑定账号或另外注册)

搜索
查看: 190|回复: 2

马占禄书法欣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81011211900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855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855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808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820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836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850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906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750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635_看图王(2).jpg     QQ图片20181011211635_看图王(1).jpg     QQ图片20181011211635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808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759_看图王.jpg
QQ图片20181011211739_看图王.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论毛泽东与林散之的草书艺术
甘肃省临夏监狱   马占禄
 【摘要】毛泽东和林散之是近代两位著名的草书大家,对后世的书法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然而他们所走的人生道路不同,所以其草书艺术风格也就有所不同,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一代伟人,他是无心作书的人,但他以丰厚的学养,强烈的个性,书写了独特的草书。而林散之草书用他滞涩的线条、多变的用笔用墨胜出,他们对后世草书创作都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启迪意义。
  【关键词】毛泽东;林散之;草书风格;比较
  
  一、草书艺术发展的阶段
  毛泽东和林散之都是大器晚成的草书大家,其草书风格都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最终达到了很高的造诣,下面就从草书艺术发展阶段做如下简单的比较研究。
  一九三八到一九五零年是毛泽东书法艺术发展的第一期,也是时间跨度最长的一个时期,在此期间,中华大地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此时的作品,毛泽东用笔结体多变,字体的形质时如肩负重担的巨人,右肩耸起,体向左斜,抵抗着重大的压力;时而藏锋用笔,筋骨深隐;时而又锋芒毕露,笔画如枪似戟。此期代表作为,一九四二年毛泽东为《八路军军政杂志》创刊三周年书写题词。此期毛泽东书法艺术作品的特点是:字体结构奇险、欹斜取势、夸张浪漫、笔法峻拔、气势磅礴、云行电掣、惊人魂魄,布局刚疏密对比强烈,个性突出,雄健刚毅。“准备反攻”四字为行楷体,挟草书气势,任情挥洒,结体奇特,用笔丰厚,峻丽雄浑兼备,筋强骨硬内含,笔画横竖舒张,若长枪大戟;结体高耸欹斜;雄健姿肆,重心右高左低,飞动纵逸,似鹰击长空,若嵩岱极峰。林散之草书也经历了三个演变过程,这里我们只选取他六十岁以后的草书进行论述,这个阶段可分为三个阶段,即一、碑草磨合期,(六十-七十三),这一阶段是他由帖向碑的转型过程,从六十七岁书的《毛泽东忆秦娥•娄关山》到六十九岁书的《杜甫诗秋兴八首之一》,再到七十一岁书的《毛泽东沁园春•长征》直到七十三岁书的《杜甫诗秋兴八首之一》两年变换一个气象,两年跃上一个台阶。线条从细长单薄向苍劲老辣方向迈进,终于到七十三岁形成林家风范。
  毛泽东书法艺术第二期则是一九五一年为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的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八个大字。这幅作品几乎完全摆脱了欹斜取势的笔法;同时,多数字体去掉了向右倾斜的形质,其中只有“齐”字尚带有四十年代的遗绪,向右倾斜,字体的重心左下移。从五十年代起,毛泽东的书法艺术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开始向书法艺术的高峰攀登,这是个过渡的时期,犹如登山经过长途跋涉,来到了山麓一样,登上顶峰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这在书法艺术上,书家称之为“复归平整”的阶段,这段过渡时期的路程,毛泽东用了十年的时间才走完。此幅作品是毛泽东书法风格重大转变的标志,从此,基本上结束了用笔夸张的,横画向右上亢,高耸右肩,结体向右倾斜,长横大撇的书法风格,也结束了“左冲右撞”、刚阳气盛的书法风格,走进了平和的田园生活,书法风格向淡雅娴静过渡了。林散之草书艺术发展的第二期是草书风格的成熟期(七十三-八十五),这个阶段他已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他满怀的豪情能够肆意挥洒,近六十年的厚积终于得以薄发。七十六岁书写的《李白草书歌行》长卷,如神虬腾霄汉,夏云出嵩华,逸势奇状,莫可穷测。
  一九六零年以后是毛泽东书法艺术发展到最高的水平的时期,代表作《七律•长征》。展视全幅,字体自然参差错落、飞腾迭宕、峻健壮观、气势浩瀚、笔法遒劲、情绪激昂、节奏鲜明、淋漓酣畅、气势恢宏、熊纵豪放、刚柔相济。字体大涨大落如河水湍急,一泻千里,如潮升潮退,惊涛拍岸;如红军队伍,来势不可挡,去势不可遏。而林散之草书发展阶段最后一期为返老还童(八十五岁以后),和毛泽东不同的是他的作品少了很多张扬的气势而转向内敛,随着他精力的减退与返老还童心境的出现,他的字风格发生转变,退去昔日的大开大合,长线条舒展张扬的盛气,而变得平淡、恬静、自然。如八十七岁《自作诗题画》,犹如弘一法师晚年的书法,减灭外在的起伏变化,真正走向天真烂漫与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境界。已进入自由之境,作书时已无法度意识,落笔皆随意、随性为之,出神入化,意趣天成。此时的作品,笔墨变化妙不可言,线条具有多变性和弹性。这是林散之书法艺术发展的最后阶段和最高境界。
  二、草书艺术风格的形成
  毛泽东和林散之草书艺术风格迥异,毛泽东作为伟大的政治家,其博大的胸襟、恢弘的气势,书法风格亦会是笔笔创新、字字意殊、个性强烈、气势磅礴。而林散之是著名的文人书法家,他一辈子从事书法的研究与创作,对笔法墨法都有过深入的研究、运用,他的草书线条滞涩、墨气苍郁、意趣天成、洒脱自然。
  毛泽东独特的草书表现在:总体布局出其不意,轴线变化奇妙莫测,沈鹏曾这样评价:“强调个性,强调自我表现,纯然是高屋建瓴,所向无碍,狂洋恣肆。纵横椑阖的气概,着眼整体战略而不拘泥一城一池之得失,自由烂漫而毫不顾忌胶柱鼓瑟之成规。”对于雄才大略顶天立地的毛泽东而言,书法实为小道,毛泽东无意书家却竟成书家,他的草书以独特的气势称奇。林散之以其草书滞涩的线条,独到的墨法水法和玄妙的用虚用白,产生苍劲清润虚灵的艺术效果而成为一代宗师,当代草圣,当然,散翁取得这样的成就得益于宽厚的根基。他将自己所具有的深厚的碑学功夫,多年的绘画沉积,精深的诗文修养,超凡的自然感悟全都倾注于草书,从而使他成为一代草圣,散之草书艺术以碑隶入草,从而又以线条墨法出。林散之和毛泽东一样,他也是大器晚成的草书大家,可是两位草圣所走的道路是不同的。林散之能从历代草书大家冲杀出来,原因之一就是以碑隶入草,创造出泼辣滞涩、沉郁顿挫的线条性格而独树一帜。散之是自清代碑学兴盛以来以碑隶入草的第一人,这种长时间摸索出来的以碑隶入草书使他的草书,“糅碑入帖,以柔济钢,笔势多变。随手生发,无不妙造自然,使书苑沉寂已久之草书艺术再现辉煌。”
  对于雄才大略顶天立地的毛泽东而言,书法确实为小道,毛泽东无意书家却竟成为一代“草圣”,毛泽东的童年是孤苦而闭塞的,后来出乡学习,在奋发刻苦、好学多思中度过了求学的青少年时代。这是毛泽东比较正规地在学问上打底的时期。他学写诗,做骈文,加上天生的文学天赋,在内心躁动不安、外界风起云涌的一段并不长久的时间里,打下了相当厚实的国学根基。但毛泽东那彷佛与生俱来的圣贤与豪杰情怀,使他不屑于做一芥腐儒。他积极入世,以天下为己任,他的读书全然是具有明确的现实目的,真正是学以致用,综其一生,都是如此。毛泽东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读书做学问,书法,在他的心中自然不会占据如一般传统文人心中那么重要的地位。很难想象,毛泽东在其苦苦探索救国救民之路时,会正襟危坐、凝神静气,于闲适优雅环境中,学二王,临颜柳,斤斤于刻板的永字八法,汲汲一点一画的周正与精美。但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到文革前书写的大量古诗词看,标志着毛泽东向专业化方向发展的倾向,这时的作品也代表了毛泽东书法艺术的最高成就。成熟时期的作品绝对有独一无二的强烈个性,但所谓的专业化依然只是个相对的描述性词汇,指毛泽东书写时对点画、结体及整体布局较往日稍加关注和留意,但是与专业书家讲用笔、求线条、绪用墨、谋篇章等还有很大的不同。
  林散之早年师从大师黄宾虹,得其“七墨”、“重实处,尤重虚处”、“重黑处,尤重白处”和“知守黑白、计白当黑”等绘画理论的启导,恍然有悟。他在吸收前人的基础上又有发展,对董其昌用墨之“润”字进行发挥“于无墨中求笔,在枯笔中写出润来”。为了表现“深浅干润,变化无穷”的墨法,他在毛笔的使用上选择了柔韧有弹性、杆很长、周旋余地广的长锋羊毫。这样能使写出来的草书浓枯对比强烈、线条更具变化、又具有弹性。欣赏散之的书法,感到到得是如狮子博象的力量,而其气韵却虚灵雅淡,这全杖他对虚处、白处的着意追求。和毛泽东一样,林散之的诗也很多,他遵循黄宾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教诲,读书吟诗从未间断。他对古典诗文的修养,滋养净化着他的灵魂,他“每从深处觅灵灵魂”的境界、精思极虑,使他的草书达到独步古今的精深程度,散发出清雅高远的书卷气。毛泽东在学习书法过程中,当然对古人有过借鉴,但即使在日理万机之隙或相对安闲之时,他也未曾规规矩矩的长时间、潜下心来临摹过一家一派。他的成就除了天才因素之外(不能否认天才在艺术创作中的先决作用),这和他从小就养成的决不臣服的豪杰意识有关。政治上可以开天辟地,建立新中国,艺术上为何就不可以为前人之不敢为、不能为、创造历史上独一无二的草书,他说“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毛泽东书法所洋溢出的精神,和他这个人,他的哲学思想,他的气质风度,他的情感趣尚,都是那样的一致,因而真实动人,憾魂摄魄。毛泽东人已去,书犹在,他那奔蛇走虺、骤雨惊风、搅天动地、千变万化的书法实乃古今一绝,欲领风骚越千年。毛泽东书法之气盛,那是无可仿佛的革命气、英雄气、王者气。
  林散之为了探索自然之美,曾跋涉一万八千余里。这次壮行是他艺术历程乃至人生历程中重要的一环。祖国河山的波澜壮阔与奇险变幻给他的书法以气概上博大壮阔的空间感,使他的书法为之一变。林散之晚年生活中怀着对自然、对艺术和生命的热爱,以敏锐的目光从身边的一草一木观察中感悟着书法的真谛,散之仿佛是为书法而生的,他在诗中说“我是当年杨疯子,几经尘劫堕凡胎。于今又入婆娑界,写出人间色相来”。散之不是一味地浸淫于书法人、而不知方向,而是保持清醒的头脑,抱有高远的志向“一切不与人争,只与古人争第一地位”。志向愈高,动力越大。他跳出繁及杂务的绊缠,摆脱浮名微利的诱惑,将珍贵的时间,全部的心血倾注于书法,从而使他的书法以独特的墨法、高质量的线条及对书法极度的热爱而胜出,实为一代草圣。
  三、小结
  毛泽东和林散之是著名的草书大家,尤其是在狂草书法艺术上都有很深的造诣,由于他们的出身和人生的追求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自不同的草书风格,毛泽东书法以其独特的气势称奇,而林散之用滞涩的线条、丰富的墨法胜出。毛泽东和林散之在书法艺术发展道路上也有很多的相同之处,他们都有很深的国学根基,对中国古典文化都有很深的学习,在学书道路上对魏碑有过长时间的研究,对写诗填词有很强的领悟,林散之自评诗、书、画,以诗为第一,毛泽东诗也很多,在这不一一列举,他们对诗的学习反过来对书法的研究与创作也有很大的帮助。毛泽东在晚年对草书很重视,长时间的临习怀素的《自叙帖》,林散之更是如此,终生不倦的从事书法的研究与创作,最终,登上了书法艺术的高峰。
  
  【参考文献】
  刘永明, 林荇若, 林昌庚. 林散之书法选集
   韩玉涛. 书论十讲
   王广汉. 林散之传

马占禄。男,汉。籍贯;甘肃和政,单位;甘肃省临夏监狱。通讯地址:甘肃省临夏市新民路6号楼641.电话;1319001099.    邮编;731100,QQ3743832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论毛泽东与林散之的草书艺术
甘肃省临夏监狱   马占禄
 【摘要】毛泽东和林散之是近代两位著名的草书大家,对后世的书法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然而他们所走的人生道路不同,所以其草书艺术风格也就有所不同,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一代伟人,他是无心作书的人,但他以丰厚的学养,强烈的个性,书写了独特的草书。而林散之草书用他滞涩的线条、多变的用笔用墨胜出,他们对后世草书创作都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启迪意义。
  【关键词】毛泽东;林散之;草书风格;比较
  
  一、草书艺术发展的阶段
  毛泽东和林散之都是大器晚成的草书大家,其草书风格都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最终达到了很高的造诣,下面就从草书艺术发展阶段做如下简单的比较研究。
  一九三八到一九五零年是毛泽东书法艺术发展的第一期,也是时间跨度最长的一个时期,在此期间,中华大地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此时的作品,毛泽东用笔结体多变,字体的形质时如肩负重担的巨人,右肩耸起,体向左斜,抵抗着重大的压力;时而藏锋用笔,筋骨深隐;时而又锋芒毕露,笔画如枪似戟。此期代表作为,一九四二年毛泽东为《八路军军政杂志》创刊三周年书写题词。此期毛泽东书法艺术作品的特点是:字体结构奇险、欹斜取势、夸张浪漫、笔法峻拔、气势磅礴、云行电掣、惊人魂魄,布局刚疏密对比强烈,个性突出,雄健刚毅。“准备反攻”四字为行楷体,挟草书气势,任情挥洒,结体奇特,用笔丰厚,峻丽雄浑兼备,筋强骨硬内含,笔画横竖舒张,若长枪大戟;结体高耸欹斜;雄健姿肆,重心右高左低,飞动纵逸,似鹰击长空,若嵩岱极峰。林散之草书也经历了三个演变过程,这里我们只选取他六十岁以后的草书进行论述,这个阶段可分为三个阶段,即一、碑草磨合期,(六十-七十三),这一阶段是他由帖向碑的转型过程,从六十七岁书的《毛泽东忆秦娥•娄关山》到六十九岁书的《杜甫诗秋兴八首之一》,再到七十一岁书的《毛泽东沁园春•长征》直到七十三岁书的《杜甫诗秋兴八首之一》两年变换一个气象,两年跃上一个台阶。线条从细长单薄向苍劲老辣方向迈进,终于到七十三岁形成林家风范。
  毛泽东书法艺术第二期则是一九五一年为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的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八个大字。这幅作品几乎完全摆脱了欹斜取势的笔法;同时,多数字体去掉了向右倾斜的形质,其中只有“齐”字尚带有四十年代的遗绪,向右倾斜,字体的重心左下移。从五十年代起,毛泽东的书法艺术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开始向书法艺术的高峰攀登,这是个过渡的时期,犹如登山经过长途跋涉,来到了山麓一样,登上顶峰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这在书法艺术上,书家称之为“复归平整”的阶段,这段过渡时期的路程,毛泽东用了十年的时间才走完。此幅作品是毛泽东书法风格重大转变的标志,从此,基本上结束了用笔夸张的,横画向右上亢,高耸右肩,结体向右倾斜,长横大撇的书法风格,也结束了“左冲右撞”、刚阳气盛的书法风格,走进了平和的田园生活,书法风格向淡雅娴静过渡了。林散之草书艺术发展的第二期是草书风格的成熟期(七十三-八十五),这个阶段他已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他满怀的豪情能够肆意挥洒,近六十年的厚积终于得以薄发。七十六岁书写的《李白草书歌行》长卷,如神虬腾霄汉,夏云出嵩华,逸势奇状,莫可穷测。
  一九六零年以后是毛泽东书法艺术发展到最高的水平的时期,代表作《七律•长征》。展视全幅,字体自然参差错落、飞腾迭宕、峻健壮观、气势浩瀚、笔法遒劲、情绪激昂、节奏鲜明、淋漓酣畅、气势恢宏、熊纵豪放、刚柔相济。字体大涨大落如河水湍急,一泻千里,如潮升潮退,惊涛拍岸;如红军队伍,来势不可挡,去势不可遏。而林散之草书发展阶段最后一期为返老还童(八十五岁以后),和毛泽东不同的是他的作品少了很多张扬的气势而转向内敛,随着他精力的减退与返老还童心境的出现,他的字风格发生转变,退去昔日的大开大合,长线条舒展张扬的盛气,而变得平淡、恬静、自然。如八十七岁《自作诗题画》,犹如弘一法师晚年的书法,减灭外在的起伏变化,真正走向天真烂漫与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境界。已进入自由之境,作书时已无法度意识,落笔皆随意、随性为之,出神入化,意趣天成。此时的作品,笔墨变化妙不可言,线条具有多变性和弹性。这是林散之书法艺术发展的最后阶段和最高境界。
  二、草书艺术风格的形成
  毛泽东和林散之草书艺术风格迥异,毛泽东作为伟大的政治家,其博大的胸襟、恢弘的气势,书法风格亦会是笔笔创新、字字意殊、个性强烈、气势磅礴。而林散之是著名的文人书法家,他一辈子从事书法的研究与创作,对笔法墨法都有过深入的研究、运用,他的草书线条滞涩、墨气苍郁、意趣天成、洒脱自然。
  毛泽东独特的草书表现在:总体布局出其不意,轴线变化奇妙莫测,沈鹏曾这样评价:“强调个性,强调自我表现,纯然是高屋建瓴,所向无碍,狂洋恣肆。纵横椑阖的气概,着眼整体战略而不拘泥一城一池之得失,自由烂漫而毫不顾忌胶柱鼓瑟之成规。”对于雄才大略顶天立地的毛泽东而言,书法实为小道,毛泽东无意书家却竟成书家,他的草书以独特的气势称奇。林散之以其草书滞涩的线条,独到的墨法水法和玄妙的用虚用白,产生苍劲清润虚灵的艺术效果而成为一代宗师,当代草圣,当然,散翁取得这样的成就得益于宽厚的根基。他将自己所具有的深厚的碑学功夫,多年的绘画沉积,精深的诗文修养,超凡的自然感悟全都倾注于草书,从而使他成为一代草圣,散之草书艺术以碑隶入草,从而又以线条墨法出。林散之和毛泽东一样,他也是大器晚成的草书大家,可是两位草圣所走的道路是不同的。林散之能从历代草书大家冲杀出来,原因之一就是以碑隶入草,创造出泼辣滞涩、沉郁顿挫的线条性格而独树一帜。散之是自清代碑学兴盛以来以碑隶入草的第一人,这种长时间摸索出来的以碑隶入草书使他的草书,“糅碑入帖,以柔济钢,笔势多变。随手生发,无不妙造自然,使书苑沉寂已久之草书艺术再现辉煌。”
  对于雄才大略顶天立地的毛泽东而言,书法确实为小道,毛泽东无意书家却竟成为一代“草圣”,毛泽东的童年是孤苦而闭塞的,后来出乡学习,在奋发刻苦、好学多思中度过了求学的青少年时代。这是毛泽东比较正规地在学问上打底的时期。他学写诗,做骈文,加上天生的文学天赋,在内心躁动不安、外界风起云涌的一段并不长久的时间里,打下了相当厚实的国学根基。但毛泽东那彷佛与生俱来的圣贤与豪杰情怀,使他不屑于做一芥腐儒。他积极入世,以天下为己任,他的读书全然是具有明确的现实目的,真正是学以致用,综其一生,都是如此。毛泽东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读书做学问,书法,在他的心中自然不会占据如一般传统文人心中那么重要的地位。很难想象,毛泽东在其苦苦探索救国救民之路时,会正襟危坐、凝神静气,于闲适优雅环境中,学二王,临颜柳,斤斤于刻板的永字八法,汲汲一点一画的周正与精美。但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到文革前书写的大量古诗词看,标志着毛泽东向专业化方向发展的倾向,这时的作品也代表了毛泽东书法艺术的最高成就。成熟时期的作品绝对有独一无二的强烈个性,但所谓的专业化依然只是个相对的描述性词汇,指毛泽东书写时对点画、结体及整体布局较往日稍加关注和留意,但是与专业书家讲用笔、求线条、绪用墨、谋篇章等还有很大的不同。
  林散之早年师从大师黄宾虹,得其“七墨”、“重实处,尤重虚处”、“重黑处,尤重白处”和“知守黑白、计白当黑”等绘画理论的启导,恍然有悟。他在吸收前人的基础上又有发展,对董其昌用墨之“润”字进行发挥“于无墨中求笔,在枯笔中写出润来”。为了表现“深浅干润,变化无穷”的墨法,他在毛笔的使用上选择了柔韧有弹性、杆很长、周旋余地广的长锋羊毫。这样能使写出来的草书浓枯对比强烈、线条更具变化、又具有弹性。欣赏散之的书法,感到到得是如狮子博象的力量,而其气韵却虚灵雅淡,这全杖他对虚处、白处的着意追求。和毛泽东一样,林散之的诗也很多,他遵循黄宾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教诲,读书吟诗从未间断。他对古典诗文的修养,滋养净化着他的灵魂,他“每从深处觅灵灵魂”的境界、精思极虑,使他的草书达到独步古今的精深程度,散发出清雅高远的书卷气。毛泽东在学习书法过程中,当然对古人有过借鉴,但即使在日理万机之隙或相对安闲之时,他也未曾规规矩矩的长时间、潜下心来临摹过一家一派。他的成就除了天才因素之外(不能否认天才在艺术创作中的先决作用),这和他从小就养成的决不臣服的豪杰意识有关。政治上可以开天辟地,建立新中国,艺术上为何就不可以为前人之不敢为、不能为、创造历史上独一无二的草书,他说“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毛泽东书法所洋溢出的精神,和他这个人,他的哲学思想,他的气质风度,他的情感趣尚,都是那样的一致,因而真实动人,憾魂摄魄。毛泽东人已去,书犹在,他那奔蛇走虺、骤雨惊风、搅天动地、千变万化的书法实乃古今一绝,欲领风骚越千年。毛泽东书法之气盛,那是无可仿佛的革命气、英雄气、王者气。
  林散之为了探索自然之美,曾跋涉一万八千余里。这次壮行是他艺术历程乃至人生历程中重要的一环。祖国河山的波澜壮阔与奇险变幻给他的书法以气概上博大壮阔的空间感,使他的书法为之一变。林散之晚年生活中怀着对自然、对艺术和生命的热爱,以敏锐的目光从身边的一草一木观察中感悟着书法的真谛,散之仿佛是为书法而生的,他在诗中说“我是当年杨疯子,几经尘劫堕凡胎。于今又入婆娑界,写出人间色相来”。散之不是一味地浸淫于书法人、而不知方向,而是保持清醒的头脑,抱有高远的志向“一切不与人争,只与古人争第一地位”。志向愈高,动力越大。他跳出繁及杂务的绊缠,摆脱浮名微利的诱惑,将珍贵的时间,全部的心血倾注于书法,从而使他的书法以独特的墨法、高质量的线条及对书法极度的热爱而胜出,实为一代草圣。
  三、小结
  毛泽东和林散之是著名的草书大家,尤其是在狂草书法艺术上都有很深的造诣,由于他们的出身和人生的追求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自不同的草书风格,毛泽东书法以其独特的气势称奇,而林散之用滞涩的线条、丰富的墨法胜出。毛泽东和林散之在书法艺术发展道路上也有很多的相同之处,他们都有很深的国学根基,对中国古典文化都有很深的学习,在学书道路上对魏碑有过长时间的研究,对写诗填词有很强的领悟,林散之自评诗、书、画,以诗为第一,毛泽东诗也很多,在这不一一列举,他们对诗的学习反过来对书法的研究与创作也有很大的帮助。毛泽东在晚年对草书很重视,长时间的临习怀素的《自叙帖》,林散之更是如此,终生不倦的从事书法的研究与创作,最终,登上了书法艺术的高峰。
  
  【参考文献】
  刘永明, 林荇若, 林昌庚. 林散之书法选集
   韩玉涛. 书论十讲
   王广汉. 林散之传

马占禄。男,汉。籍贯;甘肃和政,单位;甘肃省临夏监狱。通讯地址:甘肃省临夏市新民路6号楼641.电话;1319001099.    邮编;731100,QQ3743832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家网站 ( 冀ICP备08005847号 冀公备13020302000662号 )

GMT+8, 2018-11-20 19:16 , Processed in 0.12698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